美女给死去的男友发短信,竟然收到回复

NEW Ba奇怪的短信

那天夜里,我正准备睡下。突然听到手机“滴滴”作响,是短信提示音。开始以为是广告,但一看内容却不是,短信只有一句:汪洋,你冷不冷,今夜风大,被子要盖好。

大概是别人发错了,我没去理会。结果我躺下睡得半梦半醒之即,手机再一次“滴滴”响起,我拿起一看,还是刚才那个号码:汪洋,工作累了就早点睡,不许熬夜。

怕再他会再发,我当下回了一条短信过去:你好,我不是汪洋,请不要往这个号码发短信了。

那天晚上,对方再也没有发过来了,我也如愿以偿地睡了一夜好觉。

次日我工作整一天,在忙碌中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不料到了晚上,同样的时间我收到同样的短信:汪洋,你冷不冷,今夜风大,被子要盖好。

这时候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恶作剧呢。我忍不住发了一条短信去:你是谁?

对方没有回应。待我睡下之后,没多久手机又开始响。我打开一看,果然又是那一句:汪洋,工作累了就早点睡,不许熬夜。

这一回我直接拨了过去,让手机响了很久,可对方却没有接。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无意中和一位女同事说起这事,女同事说:“报纸上说有一种‘钓鱼’的短信,某些公司会故意发一些莫明奇妙的东西给你,引诱你去回,结果你在无意中就被他们扣了一笔昂贵的通信费。”

“可是我查过手机费用,并没有多啊。”

“那就是有人暗恋你,故意和你开玩笑。”女同事吃吃地笑。

我自然不会相信这种推测,想我今年快三十了,因为长得比较抱歉,女孩的手都没有牵过,从初中开始每次告白都被对方拒绝,怎么可能会有人暗恋我?

当天晚上当那个神秘人再次发同样的短信过来,我不再理会。我本以为,只是我不回应,这个无聊的短信游戏发起者便会觉得索然无味而自动停止。


汪洋是谁?

可是没有,对方一直锲而不舍发短信。整个六月,每天晚上我都在“汪洋,你冷不冷,今夜风大,被子要盖好。”与“汪洋,工作累了就早点睡,不许熬夜。”这两句话的周而复始中渡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好奇心越来越盛。要知道,如今已是盛夏,根本不需要盖被子了。是什么人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一直向一个陌生人莫明奇妙的短信?他有什么意图或阴谋?而那个叫汪洋的人是谁?

我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苦于找不到答案。于是又把问题发了过去:“你好,你是谁?为什么一直给我发短信?”

没有人回答。我发出的问题,像一次又一次打空的拳,令我郁闷不已。

那天晚上当我再次收到神秘的短信的时候,我决定换一种问法试试:你好,请问汪洋是谁?我将这条短信发了过去,本没有抱太大希望。不想过一分钟手机“滴滴”响了,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傻瓜,汪洋就是你。

这条短信顿时让我喜出望外,虽然这个回答根本不是答案,然而却是我第一次收到对方的回复。我想我只要弄清楚汪洋是谁,就能很快知道发短信给我的是何方神圣。

于是我乘热打铁地再发一条:那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工作吗?

对方很快回过来,“怎么会不知,你就在房交所嘛。”我一看,心中顿时一阵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房交所去找汪洋。我在他单位门口问的保安,结果对方看了我一眼,便问:“你是汪洋的什么人?你找汪洋干什么?”

“我是汪洋的朋友,上个月向他借过一百块钱……”我连忙扯个谎。

不想保安盯了我很久,才冷冷地说一句:“汪洋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

“啊!”我怔在那里,好像被当场被人浇了一盆水,全身上下凉透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汪洋居然是一个死人?为什么有人给一个死人发短信,并且发到我手机上来?

我的新发现不仅没有打开问号,反而让我的心里浮起了更大的一个疑团。当天晚上,当我再次收到那人写给汪洋的短信时,我的心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当场我“霍”地从床上爬起来,不行!再这么疑神疑鬼下去我会疯掉,我非得找到答案不可!

谁给死人发短信?

我拿起手机,开始疯狂地拨打发短信的号码,我准备锲而不舍地打下去,我就不信他不接。

那天晚上,我打了很久很久,那个手机终于被我打通了。

接电话的是一个苍老的女人的声音,她在电话里说:“你好!”

“你好,我的手机天天收到你给汪洋的短信?还是重复的信息?我并不叫汪洋,那个汪洋已经死了。”我终于逮着机会可以兴师问罪,一骨脑儿地发问。

可是对方却很平静:“是的,我知道,这些短信如果给你带来不便,我非常抱歉。”

“抱歉为什么还要要发?恶作剧很好玩吗?”我余怒未消,我曾经猜想这样做的一定是小孩子或者年轻人,不想对方已经一把年纪了,更觉得不能原谅。

对方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说来话长,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哦?你说说。”

“其实这个手机是我女儿小丽的,那些短信也是她发的,因为她去洗澡了,我看手机响个不停,才接的。汪洋是她的男朋友,最初我和小丽的爸爸,嫌汪洋是外地人,一直反对他们交往。可是小丽还背着我们和汪洋偷偷来往。那个假期他们为了避开我们的监视,相约去C市旅游。结果那个城市发生地震,早到一步的汪洋被困在度假村的废墟里。当时,小丽在外面就急得不行,为了鼓励汪洋挺住,不断地给他发短信。可是最终汪洋还是没有等得及救援队的到来……小丽因为这个打击,开始精神恍惚,她每天只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就是给汪洋发短信……我和小丽他爸非常后悔,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阻止他们来往……她这样每天乱发短信,每天有很多人回短信、打电话过来骂人。可是对这一切她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在她心里只相信一件事,就是汪洋还活着……”

我叹了一口气,没想到那神秘的短信背后,竟是这样一个悲伤的故事。


短信里的爱

第二天,当我再次收到小丽的短信时,我以汪洋的语气给她回:“好,谢谢关心,我会注意的。你也要开心。”我想我这样回,她的心情可能会好一点,或许有利于她精神上的康复。没想到她会问:汪洋,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说,在和你聊天。

她问,在和我聊天之外呢?

我说,在想着怎么和你聊天。

……

我反正闲也是闲着,就用短信陪她聊了一整晚。

从那以后,我们一来一往发起短信。她真的把我当作汪洋了,我把每天的所见所闻都细细讲给她听,而她继续嘘寒问暖的风格,将关心汪洋的短信一一发到我的手机上。

渐渐地我开始觉得,每天有人关心也挺好的。虽然知道她关心的并不是我。我突然羡慕起汪洋了,小丽这样爱他,我甚至开始想,如果我真的能取代他就好了。

虽然这只是小丽的幻觉。嘏我愿意她的幻觉延续下去,孤独的我开始依赖小丽的短信,相信我们正在相爱。

可是在我们短信来往两个月之后,小丽突然发一句:“我知道,你不是汪洋。”

我一惊:“那我是谁?”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把发给汪洋的短信发到许多人手机上,你是唯一没有因此骂我的人。”小丽在短信中说,她的思维显得异常的清醒,“我知道你们以为我是疯子,我并没有疯,我不断地乱发短信,只是为了排遣心中的悲伤,我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这两个月你一直在陪我聊天,我很感动。谢谢你,是你的善良让我走出汪洋死去的阴影,现在我决定要振作起来,要好好地活下去……”

后来,我成了小丽的好朋友。在现实中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彼此的感觉都不错,就成了男女朋友。人说有缘千里一线牵,我们相信这条线是汪洋在冥冥中为我们牵起来的。所以虽然我每天都能见以小丽,但仍然保持用短信互相关怀的习惯,我们都相信汪洋能看到。

推薦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