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任发生关系,就该继续爱吗?

NEW Ba

我在最角落的酒吧台桌找到了老杜,黑色的大衣配上暗沉的脸,手指间的香烟零星火点。

“你来了,坐吧。服务员,两杯德黑!”他看了我一眼,猛吸了口烟。

“怎么了,老杜?你去北京出差两个星期,就这么想我?估计你这身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吧,这要是待到晚上,指不定就有味儿了。”

“李浩,你别贫了。有件急事我想跟你说,你听着就好别回话。”香烟在剧烈的抽吸中,来不及落灰就已殆尽。老杜用力地吸了最后一口,将火光湮灭在冰冷的玻璃底座上。

“我去北京,见到小娟了,我们还上了床。”老杜将端上来的黑啤一饮而尽。

“你去北京,特意找了她?”

“不是,我们就是在同一座大楼遇见的。她跟以前没什么变化,依旧很漂亮,就是多了点干练的感觉。我想我们之间也没什么矛盾,分手了还是朋友,就约她吃了饭。后来,我们又去了酒吧,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我发誓,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李浩,你知道吗?那个晚上,与我谈笑风声的小娟真的就是当初我爱的那个。”

“所以你们就发生关系了?”

“嗯。我感觉身体里有只野兽,在房间门口的时候就按捺不住了。之前我们恋爱的时候,每次碰她前,我都会在内心暗示自己,以后不能让她受委屈。可那个晚上,我感觉自己好像磕了药,满脑子想得都是她白皙的身体。那些我曾经爱抚和亲吻的部位,瞬间变得诱人。我是真的控制不住。”老杜懊恼的表现被昏暗的环境掩盖,但又很快被人遗忘。


小娟、老杜还有我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同在上海找工作。大学时,老杜有个前女友,小娟交了个现男友,两个人基本上没什么交集。大学毕业后,我跟分了手的老杜租了个小套间,成李了预备剩男组合。小娟在离校搬去和男友同居第二天,发现男友劈腿。她在七天酒店的某张床上,看到了一丝不挂大字型地躺着的男友,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据一同前往的目击证人老杜的说辞,那货整个随时挺枪上阵的架势,跪着求饶时,还是硬着呢!

老杜说,小娟撞破这一幕时,特别淡定,不哭不闹,整个人站直了,眼巴巴盯着那对男女穿衣服,从容地说了分手,没有一点情绪。后来,一出酒店门口,小娟就坐在地上崩溃大哭。那是她的初恋,她第一次深爱的男人。但他们还未互相磨合品性,这段感情就在背叛中结束了。老杜说,那时候他觉得小娟特让人心疼,多好的姑娘,就这么被糟蹋了。

后来,我跟老杜两个,搬到同一间屋子里睡,又把小娟接了过来。按老杜的意思,这以后谁要是欺负杜鹃,那就是欺负他。我在一家企业做文案,加班成了寻常事。老杜跟着老乡跑起了业务,小娟情绪不好,我们就不让她上班,反正两个人的收入多养一张小嘴还是不成问题的。

小娟搬过来后,老杜每天都去菜市场转悠,想着给小娟做好吃的。不过,我们两个糙汗,第一次做饭就把鱼给烧焦了,小娟笑了好久。之后,她就成了掌勺的主厨,随着我公司项目的增多,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就这样,三双筷子的饭桌变成了两双,偶尔还会多根蜡烛。我发现他俩日久生情的时候,老杜一副担心媳妇受委屈的样子特别好笑。我跟他说,这眼里的爱意,藏是藏不住的。就这样,老杜在某天又搬回了他原来的屋子,热恋期开始了。

同居之后的半年,他们有了第一次争吵。小娟哭着,老杜哄着,说以后再也不会让她不开心。然而承诺不到三天,他们又因为同样的缘由争吵。之后的两个月,两个人呆在同个屋檐下,却让沉默越来越多。

又过了三个月,小娟去北京工作,老杜去了武汉,我留在上海。之后,整整两年的时间,老杜一心埋在工作上,再和我见面,也是因为公司扩张回到了上海。

“你找我来,是想问我该不该和小娟复合?”我当然不是什么神算子,只是在见老杜之前我就收到了号码归属地为北京的短信。

“那种占用别人身体的快感,我已经忘了很久。我想和她复合,非常确定!”

“就因为眷恋她的身体?”

“也许是冲动,但我情愿把这一切理解成爱。不瞒你说,那夜过后,我就跟小娟提出了这个事情。但是她说,我们毕竟成熟了,很多事还是要思考后再决定。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李浩,难道我错了吗?但是身体的回应不会骗人,我确定小娟和我是同样的感受。”

“老杜,分手炮变成复合炮,其实本质没有任何改变。如果你摇摆不定,就代表你根本不喜欢小娟。就算一开始会对她好,过了两年、十年,你还会像之前一样爱她吗?一个男人如果不能全心全意地爱一个女人,任何的表现其实对她而言都是伤害。”

“按你这么说,我他妈就这么忘了?”老杜咆哮者,眼里闪着泪光。

“也许上天让你们再一次认清了自己。”我直视他的眼神,冷静地说道。

老杜看着我,一言不发。他的眼里有哀求,他缺的只是我的一句肯定。可没想到等他的居然是冷漠的回答。我佯装去了厕所,留老杜独自灌酒。在洗手台,我掏出了手机,回复给小娟,他不会去找你了,我希望你也能快乐。过了一会儿,收到了一条未读讯息,老杜和小娟之间的联系最终只剩下谢谢两字,但说白了,这世上还有很多感情,连句对不起都没有。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