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男孩生命垂危!年轻母亲的最终抉择,让在场所有人落泪

NEW Ba

第一次见到他,是我刚到血液科工作的第一年。张晓鹏,一个再障骨髓移植后的四岁小男孩。

这是他第五次住院了,移植后的血象老长不起来,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这个大眼睛的漂亮小男孩走进了我的视线。

他很聪明,会用一根细细的绳子拉着他的玩具推土车在走廊里玩耍,病房外经常能听到他快乐的咯咯的笑声。他会和妈妈一起玩护士打点滴的游戏,模仿起护士扎针的样子像模像样,末了还要提醒妈妈拔完针后要多按一会儿。他能准确地说出平时自己服用的各种药的名字。更让我“受不了”的是,他当面喊我姐姐,背后却叫我阿姨。


没过多久,我便被医院派往美国的费城儿童医院学习。再见到他已是半年后了。

那天,我从医院六楼门诊经过,突然听到背后诊室内的医生喊:“张晓鹏,张晓鹏在吗?”我马上转过身,看到张晓鹏正被妈妈抱着排队候诊。我快步走上前去叫他的名字,伸出双手正想抱他时,他妈妈却说:“张晓鹏,能听出来是谁吗?还记得吗?”

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天呐,因为免疫力低下,巨细胞病毒感染,他的视力范围只有10厘米左右。我蒙了,张晓鹏却高兴地说:“记得,记得,阿姨,你在这里干什么啊?”“阿姨学习回来了啊,张晓鹏怕不怕啊?”“不怕,阿姨,我不怕……”

这短暂的相遇后,由于工作原因,我又离开了一段时间。再次看到张晓鹏时,是在医院的抢救室。我们竭力全力想挽留这个稚嫩的生命,但此时希望已非常渺茫。就在这时,他的妈妈轻轻地摆摆手:“还是让他走吧……”

那天,张晓鹏的妈妈双手抚摸着儿子的脸,满面的泪水,轻轻地一次次地叫着:宝贝,妈妈的宝贝……”。我的心一下子特别揪,鼻子一酸,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她哭得无声无息,却让我觉得那么悲伤。此时,我没有勇气上前一步,犹如被冻在了原地,我的心也碎了。

很多年过去了,很多病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渐渐淡忘了,但唯独这个坚强、聪明、漂亮的小男孩却像烙印一般烙在我的心里。有时在不经意间,我会望着窗外,默默地想:张晓鹏,天堂的你现在好吗?

赞 (0)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