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儿女将再婚的老人赶出家门,老太太去世后却去医院闹事要钱

NEW Ba寒冷的冬夜,雪花飘零,一副孤零零的棺材停放在某县人民医院的门诊楼前。

棺材里躺着的是一位老太太,第二任丈夫一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她一个人又孤苦伶仃地苟延残喘了一年,然后在病痛的折磨中悲惨地撒手人寰。

老太太虽说无儿无女,但她的第二任丈夫却有四个子女——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三个儿子在村子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家家楼房瓦舍,属于村子里的上等人家,女儿就在县城工作。当初老娘过世老父再续的时候,四个子女就极力反对。

老父亲再婚以后,他的房院被小儿子霸占。老父亲没办法,带着后老伴儿从村子里搬出来,在村头马路边的热闹处,用石棉瓦、玉米秆和塑料布搭起了一间简易的窝棚。并支起了锅灶儿,靠烧水卖茶过着简单贫困的日子。


一到逢年过节,别的老人都是子孙满堂,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唯有这一对老人的窝棚里冷冷清淸,没有一个子女前来探望,情景好不凄凉。老人的窝棚在不冷不热的春秋两季还好过一些,到了炎热的夏天和寒冷的冬天,就很难想象两位老人是怎样熬过去的。

每个过路的或在此歇脚的人,看着两位八十多岁老人的龙钟老态,和那连狗窝都不如的简陋窝棚,都不免要唏嘘感叹一番。老人的耕地,有儿子耕种着。但是,一年到头也不给两位老人送一粒粮食,任其自生自灭。

如今虽然人心不古,但是天道怜弱。两位老人十多年来虽说孤苦无依,但平时无痛无灾,连个感冒都没得过,因此日子还算过得去。可是,有一天,老头儿突然过世,过世前也没任何痛苦的征兆。老头儿过世以后,老太太的日子更加艰难,转眼间一下子好像老了许多,身子骨也从此一天不如一天,直至卧床不起。

老太太卧病在床以后,痛苦的呻吟声经常招来路过的好心人或村民。他们买来烧饼,端碗热水给老人放在床头。老人就这样一天天地熬着,终于有一天病昏过去,被一位村民发现。几位村民将老太太送到了医院,经医生检查,老人患有心脏病。医生让病人家属签字缴费住院,几位村民没办法,把老太太丢在医院走了。医生把病人的情况告诉院长,院长听后,发扬人道主义精神,立即下令启用“绿色通道”,将病人送入急救病房。

医护人员对老太太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身体渐渐康复。在这一个星期当中,医护人员只知道她是一位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就天天为她送水送饭、擦屎端尿,不辞辛劳。在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下,老人终于能够自己下地走动了。

一天夜里,老太太自己去卫生间方便。不料起身的时候,一头晕倒,不省人事。等到医护人员发现,赶忙进行急救,结果却因救治无效死亡。

第二天一大早,一群人就赶过来闹事儿,并声称他们是死者的子女。听了这些,医护人员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心想:老人住院整整一星期,从来没见到过一个子女过来伺候;也不知他们怎样这么早就得到了老太太死去的消息。

其中的一个儿子,一把揪住当晚值班衣生的衣领,一边满嘴骂着脏话,一边恶狠狠地说:“夜里你们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死哪儿去了,让病人自己下床去解手儿!”

另一个儿子,孝子一般地歇斯底里地叫骂着,还扬言:“老人不明不白地死在了你们医院,是你们医院的责任,是医疗事故,要赔偿一百五十万!”

“不赔一百五十万就砸了他们的医院!你们医院的院长和医生一个也别想囫囵着走出这个医院!”另一个声音气汹汹的说道。

看着这群如狼似虎的死者“家属”,医护人员吓得赶忙把院长从家里叫来。


院长刚过来,一群人就立即围了上去,要院长拿出一百五十万元钱私了。院长一听就火了,但为了避免事态扩大,不好收拾,就强压心中的怒火,解释说:“咱们走正规渠道,你们先去法院告状,经法院审理,需要我们医院赔多少我们就赔多少,一分钱也不少给你们!”

女儿一听,就撒起泼来,上前就给了院长一个响亮的耳光,并恶狠狠地说:“我们就是不去告状,就是让你们医院赔钱!不赔钱,出门就让汽车轧死你!”

闹过一阵以后,死人“家属”拉来一副棺材,将老太太在病房直接入殓。然后,将棺材放在了医院的门诊楼前,惹来了许多行人驻足观看。知情人都在这家人的背后,指指点点地骂道:“这一家无赖,老人生前不管不问,自从老人住院以后,天天派自家人在医院附近盯着,好借机来个‘鸡蛋里挑骨头’,寻衅闹事,讹医院一笔钱。”

老太太的棺材,在医院里放了三天。那几天,天气十分寒冷,还下着雪。每到夜里,门诊楼前空荡荡的,没有守灵人,只有那副棺材被孤零零地放在那儿。

就在死人“家属”闹事的第二天,女儿早饭后急匆匆地赶往医院寻衅。因为下雪路滑,女儿在路上出了车祸,腰椎三处骨折,髌骨粉碎性骨折,伤势十分严重。因路上出血太多,生命危在旦夕。

路人发现后,拨打了120电话。这家医院的120救护车赶到,将其接送到该家医院的外科急救,女儿终于化险为夷,保住了性命。

院长听说后,前来探视。女儿竟然扭过头去,不理不睬。

到了第三天,院长没办法,打了110报案。派出所的警车一来,立即向“家属”下达命令,要求马上将棺材拉走,否则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论处,并强行进行清理。

死人“家属”一个个像斗败了的公鸡,灰溜溜地拉着棺材走了。

火化后,“家属”又将老太太的骨灰人不知鬼不觉地埋掉了。

就这样,一场奇特的丧事葬礼在冷漠无奈的寒冷中既热闹而又悄无声息地结束了。

推薦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