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远舰重现于世之际,耻辱的真相还深埋海底

1

中日甲午海战前十年,清帝国的南洋舰队福建船政水师,被法国人打得几乎全军覆没。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 8月23日下午,福州城郊外的马江江面上,法国舰队向驻守马尾的福建船政水师发动突袭。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法国水兵觉得跟平时的打靶演习没什么区别。这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中国军舰11艘参战,9艘被击沉2艘重伤,七百余官兵殉国。

战前不甚关注、战后尝到苦头的清政府,痛定思痛之后喊出了“大治水师为主”的响亮口号。由于负责台湾澎湖一线海防的福建水师损失惨重,清政府责成李鸿章购买舰只。李鸿章建议买六艘,清政府同意买四艘。

因为李鸿章那时正和英国人交恶,本来原计划四艘都从德国人那里买,但经过朝中亲英派大臣的一番博弈,变成了两艘从德国订两艘从英国买。德国人提出的舰只设计方案,并非之前计划的如“济远”级一样的穹甲巡洋舰,而是当时世界上最前卫的——装甲巡洋舰。

跟穹甲巡洋舰比,装甲巡洋舰虽然成本更高、航速不快,却具有超强的战场生存能力。所谓我中你十炮没关系,你中我一炮就送命的类型。这也是德国第一次设计制造装甲巡洋舰,有花中国人的钱做实验的性质在内。然而清政府经过调查,最终认同了这种设计方案,于是大清水师就即将拥有第一艘全新的装甲巡洋舰,后来李鸿章给它命名为“经远”号。

经远号的司令塔设计与以往的军舰不同。以往司令塔的观察窗类似碉堡枪眼,开口很小,虽然防护效果好但视野却很差。经远号则反其道而行之,顶盖和塔壁之间留出相当高度的空隙,这样视野就好多了——但防护性却留下了隐患,有可能弹片会飞进来。

设计师乐观地觉得,这一点小隐患不算什么。1887年初,邓世昌、林永升等400余名水师官兵前往德国,将经远号和另一艘来远号接回万里之外的中国。同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清政府改变了经远号原派驻福建沿海的想法,将其编入北洋水师,管带(舰长)为林永升。

此时的北洋水师,海军实力居世界第9位,超过美国和日本。

2

1891年夏,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率定远、经远等六艘舰艇访问日本,在横滨停留了两个星期。日本海军军官观察舰只发现:大炮没有擦拭干净,而且像洗衣店一样晾晒衣服。从大炮的状态,可见舰队的战斗力。

而北洋海军也在观察日本人。刘步蟾报告丁汝昌,说日本海军实力正迅速提高,北洋海军添船加炮已刻不容缓。

日本海军实力提高是有原因的。早在1855年,当德川幕府被迫与美国签订通商条约时,日本改革派思想家吉田松阴就表示:一旦有了军舰大炮,就要征服朝鲜、占领中国、君临印度。发展强大的海军,就此成为日本高层的核心理念。

1887年经远号回国时,日本天皇下令从内库拨款三十万元,作为海防补助费。次年,日本提出第七次海军扩展方案。1890年提出第八次扩张案之时,日本已经购买了世界上当时航速最快的巡洋舰“吉野”号。由于中国军舰购买较早、日本军舰舰龄更短,设计制造时吸收了当时科技的最新成果,在许多性能上都超过中国军舰。

当日本海军厉兵秣马之时,清政府却在洋务中兴的美梦中微醺。丁汝昌要求加强武备的报告交上去,不久就有了回音:朝廷已经同意户部意见,停购外洋船炮军火两年。于是两年中,日本海军磨刀霍霍,北洋海军却在原地踏步。

转眼就到了1894年,将迎来六十大寿的慈禧志得意满,觉得不好好过个生日,对不起为国为民的自己。帝都从紫禁城到颐和园,各处均已修缮一新。光是从紫禁城到颐和园的道路两旁,搭建的龙棚、戏台、牌楼和经棚,就耗银240万两。而北洋海军打报告,打算给定远经远等舰只增加快射炮,共需要61万两银子——上面却说拿不出这么多钱。

一方卧薪尝胆,一方歌舞升平。清政府对即将到来的中日大战,完全没有一点点思想准备。

1894年7月,日军在朝鲜已经虎视眈眈,早就准备借朝鲜动荡之际挑起战争。而此时的李鸿章揣摩上意,知道慈禧绝不愿意在自己的六十大寿这年轻动刀兵,所以正通过外交途径全力避免战争。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以目前的北洋水师跟日本海军对战,哪有必胜的把握。

此时经远号的二副陈京莹给父亲写信,谈他对局势发展的看法:

“以儿愚见,陆战中国可操八成必胜之权,盖中国兵多且陆路能通,可陆续救济;但海战只操三成之权,盖日本战舰较多,中国只有北洋数舰可供海战,而南洋及各省差船,不特无操练,且船如玻璃也。”

陈京莹只是中级军官,对外交和政治了解有限,他转述的是当时军中的传言。说海战只有三成把握,是北洋海军自己在战前对彼此实力估计作出的基本共识。他最后对父亲表示,我们都想到了十年前福建马江的前车之鉴,都不乐观。但如今反正已经无可退避,只有准备一死而已。

8月1日,中日两国同时向对方正式宣战。9月17日中午,北洋海军在黄海大东沟海面,遭遇了有备而来的日本海军。中日甲午海战,就此拉开帷幕。

3

在迎战的十艘北洋军舰中,经远号和来远号为第三小队,前后错开呈梯队状,冲向迎面而来的12艘日本军舰。

北洋旗舰定远号打响了第一炮,但可惜炮的后坐力太大,使得脆弱失修的舰桥当场被震坍,舰队总指挥丁汝昌跌落负伤,而他又没有明确谁是自己的代理指挥。所以在发出第一炮之后,北洋舰队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统一指挥,不得已只有各自为战。

经远号和定远号一起,集中火力进攻日本的二等铁甲舰“比睿”号。在炮火攻击的同时,经远号上大批水兵已手持毛瑟枪和佩刀在甲板集结,准备越舰俘虏这艘已被重创的军舰。但比睿号垂死挣扎,5分钟内3门机关炮发射1500枚炮弹,经远号最终未能靠近。在比睿号逃离、经远号追击的过程中,经远号曾发射了2枚鱼雷,这也是中国海军史上首次将鱼雷应用于实战。但天不佑我,两枚鱼雷在距比睿号7米的地方错过。

双方相互炮击两小时之后,因为北洋海军弹药储备不足,大口径火炮的威力渐弱。而日本却凭借火炮数量和射速的优势,渐渐占据上风。在邓世昌的“致远”号撞击日方“吉野”号未果终于首先爆炸沉没之后,济远号和广甲号首先逃离战场,而负弹累累的经远号也且战且退。日本舰队的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四艘舰艇,首先集中火力攻击经远号。

在司令塔内沉着应战的林永升,“发炮以攻敌,激水以救火,依然井井有条”。但不幸的是一块弹片穿过司令塔的空隙击中了他,林永升当场殉国。设计师之前留下的一处小隐患,终于变成了致命的大麻烦。

大副陈荣接替林永升指挥,但经远号已经千疮百孔,舰体左倾。下午17:29分,在经历五个小时的海战之后,第一次参战的经远号最终沉没,舰上260名官兵仅16人获救。大副陈荣、二副陈京莹均以身殉国。

黄海一战,北洋水师致远、经远两艘主力舰被击沉,定远、镇远遭遇重创。而日本舰只全部安全返回基地,虽然受伤,但却没有一艘被击沉。

4

这一战,决定了中日两国今后一百年的命运。清政府先签订割地赔款的《马关条约》,赔偿日本两亿三千万两白银,相当于当时日本年财政收入的数十倍。日本拿了这笔钱,继续往航空母舰的方向努力去了;而清政府的洋务运动到此宣告一败涂地。

又过了四十年,日本全面侵华时,双方的军事实力差距超过了甲午战争之时。面对日本人的轻型坦克,中国军人只能用身绑手榴弹的方式去阻挡。日本终于遭到核弹攻击,否则不知道侵华日军究竟还要多久才能退出中国。

经远号沉没一百二十年后的2014年,其残骸在大连老人石海域被发现,跟着水下照片首次公布。今年9月15日,考古队员在水下发现了悬挂于舰舷外壁的木质髹金“经远”舰名字牌,清理出了子弹、炮弹等武器和工具。

这艘在水下沉没一百二十多年的经远号,重见天日的同时又重新抛给国人一个苦思百年的问题:为什么这决定百年国运的一战,竟然是起步更晚的日本赢了?

参考:陈悦《北洋海军舰船志》;姜鸣《龙旗飘扬的舰队》

赞 (0)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