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為什麽菲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 | 枫叶网

香港為什麽菲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菲佣”是香港特有一個文化符號,“菲佣”一詞泛指所有外籍家庭傭工。她們大多來自菲律賓、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圖為每到周日,大批外籍勞工會在中環的環球大廈,打包各種日用品、衣服、食物寄回她們的祖國。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自上世紀80年代,香港地標國際金融中心附近被規劃成行人專用區之後,這裡就慢慢成為了外籍勞工共度周末的最佳場所。外佣們在這裡談天說地,互相分享家鄉風味的食物、舉辦花樣繁多的各類活動。圖為一個菲律賓女孩在生日會上喝了太多啤酒,被同伴安置到一旁的石凳上休息。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周末,菲佣聚集在中環街頭,如同要參加選美一樣亢奮歡快,而回“家”時間一到,各自歸於日常。圖為菲律賓人Sky和Charmz,她們是在一次選美比賽上認識的,已在一起兩年。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最早的一批外籍傭工可追溯到20世紀70年代,在此期間,菲律賓經濟面臨困難,開始以向海外輸出勞工的方式直接降低失業率,並利用海外勞工的匯款來改善國家經濟狀況。當時的近鄰香港就成為菲律賓勞工首選的輸出地。圖為聚會結束后,一些女孩餘興未盡,仍在一起親密地聊天或打鬧,而離僱主家比較遠的則要提前離開。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1975年,香港外傭人數僅為1,350人,伴隨着香港經濟的騰飛,以及相關托兒服務、公共服務缺乏,老齡化速度的加劇,對傭工的需求也急劇增長,至2017年1月的最新數據顯示已有35.4萬外佣,40多年之間增長了260多倍,佔到香港本地就業人口比重的近一成。圖為準備參加選美比賽的菲律賓女孩Dawn。她在香港工作兩年,因父親去世,弟弟還在上學,她決定輟學來港當女傭。剛到香港第一年,她曾度過一段非常困難的時光,僱主對她很苛刻,有時要從凌晨五點忙到第二天的半夜兩點,無奈之下Dawn換了現在的僱主。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其中,菲律賓籍傭工為18.2萬人,印度尼西亞籍傭工為15.2萬人,泰國傭工為2,560人,其他國籍外佣為5,720人。圖為一個菲律賓女傭在公園裡試穿自己設計的長裙,她說這條裙子是自己利用每晚睡覺前的五分鐘一點一點縫製成的,準備參加一個女傭自己組織的設計比賽。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數量龐大的海外勞工的辛勤付出,對他們所屬國家的益處是顯而易見的。圖為每當休息天來臨,外佣會在僱主家裡準備好食物,然後帶來和朋友一起分享。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僅以菲律賓為例,2016年菲律賓海外勞工現金匯款總額為269億美元,現金匯款與實物匯款總額達297.1億美元。圖為Dawn陪僱主的兩個孩子在小區花園裡玩耍。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在外來勞工中,菲律賓和印尼的外籍傭工占絕大多數,且在數量上最為接近。圖為灣仔球場,菲律賓人Princess和朋友一起參加籃球比賽。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據香港海外雇傭中心的數據,在其所安排就業安置的菲律賓傭工中,百分之四十擁有大專學歷和研究生學歷,幾乎百分之百的菲律賓傭工具有中學學歷。圖為印尼女工臨睡前在房間里祈禱,印尼女傭在香港很受歡迎,不少人覺得她們比菲律賓人服從性高,對工作不會挑三揀四,性格也更純樸。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在香港,僱主家庭總收入超過一定額度,即具備聘請外佣的資格,這使許多家庭有能力聘請一個幫手,每三個育有子女的香港家庭中就有一個外佣。圖為一個外籍女傭在麥當勞里打發時間,休息日結束后,女傭們重新投入繁忙瑣碎的工作中,玩手機是她們最好的消遣活動。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廉價勞動力的湧入,既為僱主帶來生活上的幫助,也給他們自身的生活帶來改善。圖為印尼人幫僱主接送孩子上學。大部分香港家庭夫妻二人都需要外出工作,照顧孩子的重任便落到外佣頭上。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但與此同時,香港居住環境的逼仄,外來之客闖入,也帶來了無處遁形的尷尬,異鄉漂泊的疲憊和孤獨,甚至是責罵、侮辱、虐待、性騷擾也隨之而來。圖為兩名菲佣座在路邊聊天。

香港外佣荒:菲佣的真實生活是這樣的…(高清多圖)
近年來,隨着社會對外佣的關注度提高,傷害外佣的案宗數呈下降趨勢。儘管雇傭雙方依然存在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不可否認的是,外籍家佣已成為香港社會的一塊重要拼圖,是忙碌的香港人不可或缺的家庭幫手。圖為某個周日中環街頭舉行的菲佣嘉年華。

赞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