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女金融師被騙到美國做性奴,45分鐘賣一次

31
21歲的時候,珊德拉・沃沃恩圖(Shandra Woworuntu)在印度尼西亞是一名金融分析師,但到了1998年,亞洲銀行遭遇危機,她失去了這份工作。可是,她有一個女兒,等待着她提供一個未來。

亞裔女金融師被騙到美國做性奴,45分鐘賣一次(圖)
(沃沃恩圖在印度尼西亞工作時與同事們的合照,她站在圖中男子的右邊)

據報道,2001年的時候,24歲的她看到美國的一個廣告,要做六個月的短期工,她以為會是在酒店做服務員。一個叫強尼・王(Johnny Wong)的人在肯尼迪機場接了她,並把她送到法拉盛大街附近的喜來登酒店。

沃沃恩圖回憶道:“我看到那個人給了強尼・王一大筆錢。”

此時,沃沃恩圖正在陷入人口販賣的世界。

沃沃恩圖表示,隨後她被轉送到其他男人那裡,住在皇後區貝塞區的一所房子里,並把沃沃恩圖和另外兩個年輕女子一起安置在閣樓里。

男子隨後命令她們脫光衣服,確保她們沒有皮膚病。

沃沃恩圖表示,當她拒絕的時候,男子就把槍抵在她的額頭上。

很快,那人把她帶到一個新的地方,並告訴隔壁的一名女性,有一個新來的女孩可以工作了。

“我看到保鏢拿着棒球棒,也看到一個12歲或13歲左右的小女孩被另一個保鏢毆打。”

沃沃恩圖表示,她很快意識到她必須順從所有顧客的意願,這些顧客有非裔、亞裔和白人。

“每隔45分鐘,我就被以120到350美元的價格賣出去。我被賣到過布碌侖、皇後區、曼哈頓,也曾被賣到福克斯伍茲賭場(Foxwoods Casinos)。”

當沃沃恩圖聽說她要去波士頓“上班”的時候,她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並策劃了一個逃跑計劃。

在布碌侖日落公園的一所房子里,她爬到二樓浴室的窗台上,並跳了下去。

“和我一起跳下去的還有一個15歲的小女孩。”

仍是2001年,這兩人設法搭上了一輛出租車去到了曼哈頓,並在一家酒店安置下來。沃沃恩圖用她們之前藏的錢辦理了入住。

她們之後給一個叫伊馮娜(Yvonne)的女人打了電話,但是卻一個男人接了電話。

沃沃恩圖說,這個男人幫她付了一個月的賬單,讓讓她做了頭髮和指甲,但當這個男人聽到沃沃恩圖說她不是在找男朋友,而只是想找一份工作時,就生氣了。這名男子威脅沃沃恩圖說,要打電話給強尼・王。因此沃沃恩圖再次逃跑,最後流落街頭,直到美國海軍的一名水手發現了她,並聯繫了聯邦調查局(FBI)。

沃沃恩圖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給聯邦特工,聯邦調查局最終突襲了沃沃恩圖之前逃離的那間日落公園的房子。

沃沃恩圖表示,她之後便一直進出避難所,直到生活穩定下來。天主教慈善機構為她安排了一份餐廳的工作。2004年,沃沃恩圖終於和她的女兒團聚了,而此時她的女兒已經8歲了。這個小女孩被阿姨和奶奶撫養了三年,以至於連應該喊誰“媽媽”都會感到困惑。

沃沃恩圖之後結婚了,和丈夫生了一個兒子,但是她說這個男人辱罵她,於是這場婚姻便以離婚告終。

現在,作為一名人口販賣和家庭暴力的倖存者,沃沃恩圖創立了一個名叫Mentari的組織,以期幫助更多人口販賣和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該組織旨在幫助人口販賣受害者中的倖存者重返社會。同時她也是美國反人口販賣顧問委員會的成員,她為此感到榮幸。

代表終止兒童賣淫和販運的EC-PATA執行董事卡羅爾・斯莫棱斯基(Carol Smolenski)說:“在美國有很多亞洲販賣人口的受害者。有的是在妓院里,有的是在非法按摩院里,能在紐約周圍發生這些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在感恩節的周末,皇後區法拉盛發生了一起悲慘的事件。當時,一名38歲疑似性工作者的女子聽到執法人員的到來時,選擇從三樓跳下去,結果不治身亡。

皇後區檢察官辦公室的人口販運組組長傑西卡・梅爾頓(Jessica Melton)說:“過去發生過這種事情。 卧底襲擊的時候,出現過這種逃跑。”

梅爾頓說,讓亞洲販運受害者與警察或檢察官合作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如果她們上報的話,那麼她們在母國的家人便會遭受暴力威脅。

梅爾頓指出:“就亞洲性市場而言,超過40或50歲的女性仍然在按摩店做性行為。”

梅爾頓說,皇後區有一個“替代法庭”(diversion court)來幫助那些在人口販賣中被捕的女性。

如今年41歲的沃沃恩圖表示,紐約人需要更多地關注那些被販賣到公寓、院落和按摩院的女性,甚至是一些男性。

沃沃恩圖說:“人們在街上走來走去,但卻沒有注意過(人口販賣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