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尽心思追到的女友忽然人间蒸发,30年后他们重逢于一场车祸

11

NEW Ba

当年,她第一次来到了这座城市,走进了兴安街上的这家公司。“我叫叶萌,我属兔。”这就是她的极简自我介绍。

年轻美丽的叶萌,很快适应环境投入工作。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公司几位未婚男士,竟都对叶萌青睐有加,但叶萌却似对这些丝毫也不上心,无论是面对盛开的玫瑰,还是精美的礼品盒,她都只是用清澈中略带冰冷的眼神一瞟而过,红唇中只吐出简单的一句:“我不需要!谢谢!”

正因如此,所以在许多女同事的眼中,叶萌是令人嫉妒的,也就此成为大家窃窃私语、议论猜忌的对象。有人羡慕她不褪色的酒红色长发,有人不满她酷爱红色每天红衣飘飘。

有人因为她的年龄而大惊小怪:“属兔的?应该是二十九岁呀,怎么长这么年轻?总不会才十七岁吧!”还有人为她的终身大事而操心:“二十九岁了还没结婚,也不跟人约会恋爱,这是想做什么呀?”

几年的光阴就这样如水般流走,算起来已经三十多岁的叶萌容颜仍如二十三、四一般,越发令人妒忌。而当初的几位追求者,大多因为叶萌冰山般的冷漠性格,逐渐对其敬而远之,纷纷成家立业了。

一个夏季的夜晚,叶萌如往常一样回家,却在一个路灯昏暗的角落,遇上两个醉醺醺的男人。就如俗套的桥段,柔弱的红裙少女被两个醉汉非礼,预行不轨,而路过的柳正东,恰到好处地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

其实叶萌与柳正东也已经是几年的同事了,而且这柳正东是当初的追求者中最后一位未婚男士。

叶萌对柳正东的相救自然是千恩万谢,见他年轻有为而且帅气洒脱,也难免让故事情节再一次落了俗套,一贯高冷女神形象的她真的爱上了这位救美的英雄。柳正东几年的执着终于等来了叶萌这座冰山的融化。

幸福地相恋了一段时间,柳正东买好了戒指欲向叶萌求婚,而就在此时,叶萌却突然消失了。不来上班,也没有回家,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不到那个红色的身影。


一个月、两个月,无论柳正东如何疯狂地寻找,都只换来自己的近乎崩溃。叶萌的消失,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不仅无影无踪,就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叶萌知道,自己的不辞而别,伤害的不仅仅是柳正东一人。如果自己有一颗与人类完全相同的心,一定会心疼得更加厉害,但是她没有,她只有,泪。她无法抗拒正东的爱,她用她的心爱过,但是,她不能与任何一个“人”成为夫妻。因为,她是一枚红烛。

叶萌是一枚数百年之前的红烛,机缘巧合之下幻化为一名红衣女子,拥有人类羡慕的不老容颜。她从古老的边塞城池,走到热闹繁华的帝都;从硝烟弥漫的小城镇,走到钢筋水泥的大都市。

她这数百年来,变换了无数个容身之所,经历了与人类一样的爱与恨、情与仇,却从没有让任何一个“人”真正了解过她,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生活超过20年。

一个美貌的女子,10年光阴容颜不改会引起众人羡慕,而20年依然容颜不改,那引起的就是嫉恨乃至祸端。所以叶萌,她只是在每一个地方,留下了她的美、她的爱、她的神话,也留下了她的泪。

每一次真爱,都让她有与人类一样的幸福感;每一次无奈的生离死别,都让她尝到人类伤心欲绝、痛不欲生的滋味;每一次流泪,她的身体就会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昏死过去,醒来后已恍若隔世,重生为人。

如今,她已经数度流泪,红烛的生命,即将随着泪干而逝去。

三十年后,叶萌再次回到了这座城市,再次踏上了兴安街。一切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她漫无目的地站在街头,望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风景,耳边已传来一些细语:“哟,好漂亮啊!”“看看人家那红色风衣,也就人家那身材、那气质才敢穿啊。”

傍晚,一位身穿红色风衣的年轻女子住进了当地一家宾馆。宾馆的服务生都知道,这位神秘的红衣女子,没带任何行李,每天早晨便会一身红色衣装出门,傍晚才回来住。

其实叶萌也知道自己只是在碰运气,当初那个被自己深深伤害的男子,如今应该年过半百了,他早就成家了吧?子女也已经快成年了吧?他,还在这座城市吗?

叶萌一次又一次地忍住流泪,然而,她却忍不住身体的疼痛,一次又一次。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吗?真的不能让我在流干泪之前再见他最后一次吗?

这一天,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位大约五十岁的先生,险些被一辆显然是醉驾的豪华轿车撞上。千钧一发之际,一位年轻的红衣女子,飞奔过去将这位先生推开,而这女子被撞得高高飞起,最后犹如被折了翅膀的红色蝴蝶般,躺在地上。目击者说:“这位红衣女子的脸上,既带着微笑,又淌着泪水……

而这位被美女救下的先生,正是本市最有名气的企业家之一。他的名气,不仅在于他的成功事业,也在于他的谜一样的单身至今从未有过婚史。他的名字叫柳正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