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市明:如果轩轩想成拳手 我会当他的教练

《爸爸去哪儿》第三季马上收官,这季从一开始我们就被一个叫“轩轩”的卷毛胖小子萌翻了。吃饭、睡觉、找姐姐是网友总结他的三大萌点,而通过三个月的节目,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他这些可爱、逗比、甜死人的一面;更多的,我们看到的是他的成长和懂事,他作为小男子汉的坚强,他作为冠军老爸的儿子对比赛胜负从计较到“没关系”。这些成长,老爸邹市明看在眼里,“爸爸输了怎么样?他说没关系,从头再来,我觉得这是一个质的飞跃”。对于观众来说,这是一档节目而已;对于孩子们来说,收获成长、友谊和喜悦,是最美好的事。edd5b8de701d858

看了第一季节目后就极力想参加

记者:前两季《爸爸去哪儿》,你都作为备选嘉宾参与《快乐大本营》的录制,但为什么一直没上?而到了第三季才上呢?

邹市明:其实上一季,我们参加过了《爸爸去哪儿》芒果台的一些选拔——《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孩子他特别特别喜欢这样的舞台,也特别特别的可爱,我们也通过媒体让大家知道,哎,邹明轩现在是一个满三岁的小孩子,也符合《爸爸去哪儿》孩子的年龄。我们看到第一季以后,就非常想通过这个节目,去积攒爸爸和孩子之间的默契和感情,也极力想参加《爸爸去哪儿》第二季。但当时邹明轩确实还挺小,加上有一家体育明星的家庭,就是杨威和杨阳洋,他们也非常的出彩,建议我们多等一年,等孩子成长一岁以后,会更有参加节目的一种能力。所以说第二季结束以后,很幸运我们迎来了第三季录制的机会。

记者:节目中,对你来说最困难的是哪个方面?
邹市明:其实轩轩是一个非常善良可爱的孩子,但孩子毕竟是孩子,他有很多天性。比如说他的一些欲望没有得到,就会哭、会闹,然后也会任性。其实他就像一张白纸,看家长怎么去引导他。和他出门,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是否能)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最担心的是怕他会受伤害、受伤,第二就是和他的沟通。
因为我长期不在他身边,他对爸爸总是一个印象,就是很模糊,经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又走了,所以他也很希望爸爸在身边。但是一下子离开了妈妈,和爸爸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细节上、真正遇到问题的时候、遇到他心里面问题的时候,怎么样和他沟通,我觉得是一个大的难题。但是通过第一期到现在,录制下来我也摸索到了一套怎样和他沟通的方式,能够真正走进他心里面,知道他真正的想法是什么,敢于去和他交谈。他也敢于把真实的想法告诉我,我觉得这是一开始我最担心的,但是现在我们两父子处理得非常好。


场上场下我是两种形象,让轩轩摸不着头脑

记者:平时跟儿子如何交流?与你在竞技比赛中的形象不同,节目中看你其实是一个挺温柔的爸爸。
邹市明:其实我和妈妈是分工的。我就照顾他的户外、体育爱好,妈妈就照顾他的文化修养或者各方面的知识。所以我跟孩子的交流,更多是陪他去疯,陪他去玩儿,陪他在草坪上奔跑,陪他在蓝天下挥洒汗水。其实这更结合于我在竞技台上的一种形象。我们上了台以后,是拳击赋予你的一种天生的霸气和征服对手的勇气;我平时在台下,是一个非常温和、非常低调,而且很容易打交道的一个人,因为我也很喜欢和朋友交谈,很喜欢从每个朋友身上学到他们的一些优点。所以说,场上和场下的我,完全是两种形象,这可能也让孩子有时候摸不着头脑。在赛场上挥洒着汗水的爸爸、打得鼻青脸肿的爸爸,下了(台)以后,更喜欢安静地和家人团聚在一起。
记者:一开始轩轩胜负心比较重,当时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邹市明:我想这个问题(节目)录制到今天,已经有大大的转变。因为之前,我们作为国家运动员,每一次出征都是为了争金牌,哪怕拿了第二名,我们都是不甘心的。所以说每次出征或者每次要上台之前,我都会跟儿子说,爸爸一定会加油,爸爸一定会拿冠军,一定会去得第一名。所以从小,孩子基本上看到爸爸都是没有失败,都是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但是我们这个项目非常的特殊,往往孩子也看到我训练的时候挨了重拳,他也会很伤心,很难过,然后心疼爸爸。可能在孩子的印象里面,爸爸输掉比赛,可能会被伤害,被受伤。
所以对于孩子(来说),如果他自己输掉比赛,都不会难过,但是爸爸输了以后,他就会接受不了。这一点,我们在节目中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们对他的引导和对他一些正确的胜负观的概念(的教育),他现在完全在节目里面就可以展现出来。爸爸输了怎么样?他说没关系,从头再来,我觉得这是一个质的飞跃。他通过家人的影响,通过爸爸的引导,(通过)参加《爸爸去哪儿》这个节目的过程中,能够有一个真实的体现和改变,我觉得这是他成长的一部分。

如果轩轩想成为拳手,我会当他最好的教练

记者:你有意将儿子向拳击方面培养吗?
邹市明:其实邹明轩从在妈妈肚子里就接受了很多关于拳击的文化吧,看爸爸比赛,也替爸爸操心。他出生以后,因为我要在国家队,他长期跟妈妈在一起,想爸爸的时候,他就会看爸爸的一些比赛或者录制的采访,会时常看到爸爸在拳台上的表现。慢慢长大以后,在他一岁两个月的时候,还到伦敦的决赛现场给爸爸加油,最后看到爸爸拿下金牌,升起国旗,奏起国歌。他还不会说话的时候,看到国旗会喊爸爸。爸爸通过努力,让国旗升起来的那一刻,是一直留在他内心的印象。平时训练,他也会跟着我到训练场。
其实我没有更多地教他,但是他从小就耳濡目染了很多关于拳击的一些基本功。他从小就会捏着拳头,自己做出一套拳法,当然也是我们特别意外的。但是他最后能不能真正走上这条路,我觉得还是要看他自己对拳击的认识和热爱。如果他有意成为一个拳击运动员,我一定会支持他,一定会当他世界上最好的教练,因为他的爸爸,也因为拳击改变了一生。我也因拳击能够流入他的血液而自豪。
记者:之前你为了录《爸爸》放弃比赛,现在对你来说录节目比较重要吗?
邹市明:我觉得比赛和录制节目,是有一个点的调整。之前3月7号,虽然我冲击金腰带未能成功,但是这两年的职业生涯和前18年的奥运会拳击生涯,让我身心有一些疲累。因为长期备战,多少身体有一些伤病需要调整。正好期间《爸爸去哪儿》录制组找到我,我有了家庭和孩子以后,为祖国争夺荣誉,同时也丢失了一些陪伴孩子的机会和时光,这也是我二十年一直缺失的东西。因为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我希望尽可能地去弥补一些这种缺失。比赛,我们可以往后延,但是孩子的成长不能就这样耽误了。所以我在调整自己伤病的时候,来参加这个节目。
当然,在世界任何一个舞台上面,我都是作为一位中国拳击运动员,我走到哪儿,都是以一个拳击手、推广中国拳击这样的想法去参与的。我现在每天也会保持训练,也在为我11月底的一场比赛做准备。录制完《爸爸去哪儿》,我会有两个月的封闭时间,全身心地备战。我也希望在陪孩子成长的同时,我也继续在为中国拳击、在每一个环节上努力。

 

推荐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