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03f1f547b32a2

苑琼丹安抚康康情绪的行动,向家长们演示了怎样去接受孩子的情绪。孩子的情绪被大人接受以后,他才会拥有接受自己情绪的能力,不去压抑它,从而顺畅地表达出来,也就避免了崩溃式爆发的可能。

热爱高冷康总的粉丝们从“野象谷”一集开始心疼这孩子了。深山老林里,叫天天不应(爸爸在飞机上听不到)、叫地地不灵(地上野象群过来),康康一下从高冷的塔顶走下来,情绪崩溃,歇斯底里大喊“求助,我们需要求助”,姐姐、阿姨粉们抹开了眼泪。到土楼叫门,叫苑琼丹“走开”,再次崩溃大哭。接下来,以为鸭子死了,又一次伤心流泪。姐姐、阿姨们要怎么才能好好爱你呢,可爱的康总?

我们的“石榴姐”苑琼丹做了非常好的示范。康康不进土楼,一问之下他拍了箱子。苑琼丹首先拥抱了他的情绪,没有责怪他的行为,好言好语问他“干吗呀”。康康的情绪得到了接受,于是自由地释放出来,哭着喊:“走开!”注意,孩子有情绪又感觉到被接受的时候,他并不会马上有友好的表示,他的“礼物”是把自己的情绪捧出来,放在对方手上——这是一种信任(记得吗?土楼崩溃时,他是跟“爸爸范本”夏克立在一起)。他大叫“我不相信你”,等待石榴姐给他一个能够信任的理由。果然不负他所望,满头发卷的“包租婆”通过轩轩的信任来保证她值得信任。康康的情绪一次又一次爆发出来,她一次又一次拥抱他的“绝不”,又给了他时间调整情绪,整理心情,没有催逼他马上进土楼。


和小孩子们聊了几句后,石榴姐重复了拥抱情绪、抚慰情绪,向他道歉:“大人也会犯错误的,你原谅我好不好?”康康终于平复了,进了土楼。接下来我们必须为“包租婆”鼓掌。哄了孩子进楼,她并不认为任务结束,空下来继续照顾康康的情绪,再次用心走入他的世界,接受“太凶”、“太丑”的评语。这是标准的、教科书式的演示,向家长们说明怎样去接受孩子的情绪。孩子的情绪被大人接受以后,他才会拥有接受自己情绪的能力,不去压抑它,从而顺畅地表达出来。
喜、怒、哀、惧是人类正常具有的情绪,正常人拥有这四种情绪,并且会表达出来。假如一个人只感觉得到“喜”这一种情绪,高兴异常,无忧无虑,可能是精神疾病的一种表现,叫做欣快。心境障碍的躁狂症,症状表现之一是动不动就发怒,常处于“怒”的单一情绪中。如果对外界刺激缺乏相应的情感反应,那是情感淡漠。由于存在个体差异,情绪反应、波动有激烈、平和之分、大小之分,总体说来儿童发育未全,管理情绪的能力处于形成之中,情绪反应比大人更激烈,情绪波动更大一些,这很正常。

小孩子情绪正常表达就像一阵微风吹过,来得急、去得快,比如邹明轩和夏天,说哭就哭,情绪得到抚慰,很快就宣泄完毕,转眼高高兴兴去玩了。它很安全。有时我们的情绪不一定能够顺畅表达出来,关起来不表现给别人看见,它会在山上形成堰塞湖,一旦漫过了边界冲出来,力量足以毁坏房屋、桥梁,它很危险。就像康康在野象谷和土楼的两次崩溃式爆发。

儿童的力量有限,把情绪积压起来一次性爆发,像个小鞭炮,成年人有一点爱心和耐心的话,接受起来比较容易。我们的情绪反应在幼年时候逐渐形成,延续到成年。被成年人大叫“走开”“我不相信你”“绝不”,那种愤怒的力量好比十个、百个二踢脚绑在一起爆炸,能承受住的人就不多了。

实际上康康冲石榴姐发火是和爸爸分开后伤心的余绪,他把前面的悲伤挪到后面用愤怒表达了出来,时间上延迟,情绪又是变换过再表达出来,所以他需要的安抚、恢复时间都比轩轩他们要长。通过几天和苑琼丹相处,康康成长了,分别的时候伤心不再化作愤怒,他直接哭了。所以,康总的粉丝们,像石榴姐那样爱康康吧,让他即时、直接地把情绪表达出来,他会健康成长的——这一句同时抄送爸爸胡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