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里的宝藏演员“二皇子”,真实身份竟让人高攀不起?

《庆余年》大结局,男主范闲被言冰云刺伤倒地,距离领便当只有一线之遥。

连结局都这么骚,不愧是《庆余年》。

按照之前的开发计划,《庆余年》打算用5年推出3季,每季40-45集。

随着第一季的热播,原著剧透早就满天飞。

后续情节,已不是《庆余年》的最大悬念。

第一季这批宝藏演员,还能不能续约到真正的大结局,才是真正的悬念。

剧主今天就把话撂在这了:

要是把我们的京城第一名媛,热爱光脚吃葡萄的二姐姐给撤了,剧主可第一个不乐意!

难以忘记,二皇子的初登场。

184cm的高挑背影,配上盈盈一握的细腰。

刘海,薄唇,尖下巴,各种角度的特写拍了个够,就是不给看脸。

出场就留足悬念,是重要角色才有的待遇。

一开口。

是带着病娇气息的低沉气声。

入耳难忘,正邪难辨。

等转过正脸来更惊人,一撇开玩笑似的杀马特羊驼刘海,一双极少出现在男演员脸上的细眉,一只发射着阴鸷寒光的挑眼(另一只被刘海挡住了)。

不走寻常路的形象,震住了范闲,也震住了屏幕前的观众。

二人言语试探,暗藏机锋,棋逢对手。

眼看威胁对范闲不起作用,二皇子眉毛一挑,杀气尽

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凑上前来,套近乎的姿势熟练得很。

仔细一看,竟然,还光脚??

适才轻松塑造出的反派形象,又被轻松地推翻。

这份举重若轻的放松和神秘,和演员刘端端本人给观众的印象,如出一辙。

因为《庆余年》知道刘端端的人,都觉得这名字带着喜剧色彩。

刘端端这大名,和陈萍萍、司理理、范若若、战豆豆、海棠朵朵这些剧中角色名字放在一起,有一种好笑的和谐。

但其实,刘端端的大名由来,再严肃不过。

刘端端,是出生于北京东城区的“艺三代”

外公严忠颖,是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一级导演;

外婆白峰溪,是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一级编剧、作家;

母亲严帆帆,也是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优秀演员。

刘端端这个名字,是因为作家姥姥喜爱“端”这个字,带着将孙子培养成一个端正的人的期望,起出来的。

尽管刘端端出生在这样大名鼎鼎的文艺世家,但家里人一开始并不看好他当演员。

高三那年,刘端端体重窜上了180斤。

用刘端端妈妈的话讲,有一首歌的歌名刚好可以形容他当时的身材:《山路十八弯》

长辈希望他当医生或律师,但终究没有打败刘端端强大的文艺基因。

成功减重40斤的刘端端,顺利考上中央戏剧学院,和佟丽娅成了同学。

而和已经红遍半边天的同届同学不同,毕业多年,已经33岁的刘端端,才终于看到了一点大火的迹象。

他的微博简介只有12字,却令许多人艳羡不已:

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刘端端。

中国演员,其实是有有编制无编制之分的。

国家话剧院这样著名的体制内单位,都会要求自己的演员将大量时间放在话剧的排练和演出上,否则就会取消编制。

而话剧演员的收入,和成功影视演员的收入,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年轻演员进话剧院,必然要从龙套跑起,一跑就是好几年。

对于演员来说,影视、话剧这两条道路虽然殊途同归,但在最开始,几乎是向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奔跑。

一个,更接近名利;一个,更接近枯燥却扎实的演技磨练。

没人不想提高自己的演技。

每年进入国家话剧院的几个名额,都会被北电、中戏的学子们抢破头。

能够入选,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承认荣耀

刘端端,就是一位成功进入国家话剧院后,从龙套开始磨练了多年的青年演员。

一些人因此调侃他,说他的“真实身份令一般演员高攀不起”。

虽然有点夸张,但其中的赞赏之意是出于真心。

“稳”,是这批话剧演员的标签。

举个例子,你更能体会这份“稳”的难得。

2017年,收视率破了7的年度口碑爆剧《人民的名义》,一口气集齐了15位国家一级演员,让观众体会到了被演技统治的舒爽。

李达康(吴刚)、祁同伟(许亚军)、丁义珍(许文广)、郑西坡(李光复)、季昌明(李建义),全部都是。

对比男主角陆毅,虽然同样早早就视帝光环加身,拿过的演技奖杯也够吹半辈子了,但在这些人面前,还是肉眼可见地显嫩。

所谓的一级演员,就是这些稳扎稳打的编制内演员能够获取的最高职称,是所有人努力的方向。

千锤百炼,方显坚劲。

当国产剧中一大票明星要靠配音演员后期配音的时候,为什么有人能用台词功底圈粉?

为什么有些资源咖越捧越糊,而有些人演一个小配角,就能比主角更加出彩?

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后者一直在打磨自己,只不过我们作为电视观众,平时看不到而已。

这里,不得不再回顾一下刘端端初试大银幕之作,《绣春刀2》

电影中,他饰演城府深沉的信王。

在魏忠贤面前,他忍辱负重,扮演一个软弱无能的皇子。

但事实上,信王的最终目的,是将掉魏忠贤彻底扳倒。

刘端端认为,像信王这样日日处心积虑的人,一定是吃饭饭不香,睡觉睡不好,如果显得太容光焕发,就是不符合角色。

所以,先是为了前期的信王拼命减重,瘦到脸颊凹陷,又在后期快速增肥,和登基后大权在握的信王无缝衔接。

付出这么多努力,整部电影刘端端的戏份不过十来分钟。

和金士杰饰演的魏忠贤对戏的两段,最令人拍案叫绝

一段,是信王跪求魏忠贤

他要成功扮演一个傻白甜,让魏忠贤放下戒心,支持自己成为储君。

面对魏忠贤,他显得优柔寡断,可恨可怜。

但只要别过脸。

就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狠厉和决绝。

谈到最后,他向魏忠贤鞠躬,低头。

镜头仰拍他被宽袍大袖遮掩的脸,一个野心勃勃却被迫向公公下跪的皇子,内心的隐忍和恨,在这一刻,决堤。

另一段,在登基之后

魏忠贤还想干预朝政,却被一向对自己俯首的年轻帝王,不软不硬地顶了回来。

此时的信王,不光神态,连声线语气都和以前完全不同。

气定神闲,不动声色,流露着高位者的威严和气度。

三月后,魏忠贤被皇帝革除一切职位,发配往凤阳守陵,死于途中。

此时再回想全片信王隐忍和狠辣的所有表现,更感叹这个角色的丰满

初试大银幕的刘端端,就能把角色吃得这么透,难得。

更难得的是。

《绣春刀2》后,他得到了大量机会,其中就包括《庆余年》。

他精挑细选,不急于一时的“红”和“糊”,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圈子里,“红不过是一种虚幻。”

《庆余年》里的二皇子,乍看之下,和《绣春刀2》里的信王有许多相同点。

但,刘端端偏又用了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演绎这个角色。

没读过小说的他,将几百万字的小说找来,吃透。

保留了爱吃葡萄的原著设定,又加上了光脚、走路一踮一踮这些讨喜的记忆点。

那个销魂的白眼和“我就喜欢与民同乐,但是又不喜欢人”这句台词,则是他临场发挥的神来之笔。

他的临场发挥,不是随便加戏。

事实上,刘端端对二皇子的塑造,看似闲笔很多,但从始至终都是有主心骨的。

从步态表情这些小细节,到闲散放松的整体状态,都是在还原原著中的“二皇子和范闲气质相近”,刻意向张若昀演戏的状态靠近。

刻画得如此成功,就连主演张若昀在后来接受采访时都说,“二皇子是黑化的范闲。”

在此之外,又能保留个人特色,不刻板,塑造出独特又新奇的人物亮点,并且和自己以往的角色区别开。

不是厚积薄发,哪能有如此功底。

话说到这,恐怕你已经爱上他了。

但刘端端的魅力还不止于此。

想不到吧,他还能唱歌,会作曲编曲,是个音乐制作人。

2008年,他入选过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候选演唱者。

《庆余年》火了之后,两年前唱《绣春刀2》主题曲《浓情淡如你》的视频被翻出来,光B站就有超过60万播放量。

他还是个表情包小能手,一边散发着“老艺术家”的沉稳气息,一边和网友打成一片。

悄悄告诉你,去微博私信找他,他的对话框里还会掉落羊驼。

是十分热爱“与民同乐”的二皇子本人了。

在《庆余年》的第二季到来前,想他。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