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诞,自扯自蛋

原标题:李诞,自扯自蛋

前不久,李诞去上了一回《奇遇人生》,还跟总导演赵琦一起喝酒。

虽然李诞喝了不少,但脑子还很清醒。他跟赵琦聊到出名这件事的时候说,“暴得大名是什么好事吗?你硬整这些自己配不上的荣誉虚荣,这些东西最后都会害死你的。”

能意识到自己“配不上”的李诞,成名之后一直活得很谨慎,毕竟“德不配位”的下半句就是“必有灾殃”。微博名从“自扯自蛋”变成了“李诞”,吐槽大会上的段子尺度也收了不少,去日本玩照片都不敢发就怕引起反感,结婚的消息也捂了好几个月,直到上节目才曝光。

连在日本呆了许多年习惯了谨慎的李小牧都说李诞,“我觉得你太谨慎了。”

百密终有一疏。也就是在昏暗嘈杂的酒吧里喝大了放浪形骸一下,李诞不经意凑上了其他女孩的颈项,迅雷都不及掩耳的那么短短一瞬间,就被网友拍下来放网上,“蛋总”一下子就成了“混蛋”。

这个反转来得真的很陡。前几天李诞跟黑尾酱晒结婚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大家还一片祝福,说是大雄终于娶到了静香,结果酒吧视频一曝光,大家突然就对李诞厌恶至极,觉得他虚伪又无才。

李诞的行为肯定是有失妥当,这个不用讨论。只是大家在这件事上对李诞表现出来的巨大反感,是让人始料未及的。

虽然有网友说看到了李诞“舌吻”女生,但视频上并没有体现出来,两个人顶多是搂搂抱抱。而且艺人酒后失态的抓包,真的多了去了。成龙公主抱过章子怡,陈浩民饭局伸过咸猪手,都是已婚男人容易犯的错误,为什么李诞看起来就特别可恨?

这大概就是网红与明星的真正区别。虽然现在的明星也努力接地气做人设,始终还是跟群众有距离感,出了格,大家骂归骂不会有多少真情实感。但网红就不一样了,虽然也拥有知名度,但走的还是普通人的路子,一旦出了事,群众代入的是身边人的情感。

虽然李诞一直自称是艺人,但他离成为真正的明星,确实还有段距离。吐槽大会的时候,李诞跟池子、王建国坐在一起,还看不出来区别。但是到了奇葩说,当他跟蔡康永、高晓松并排坐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差距就很明显的浮现出来了。

李诞很喜欢打断其他人的话,但他又不愿意深入阐释自己的观点,不做任何知识输出。说奶茶“不应该”,说陈铭“胡说八道”,觉得不对又不愿意反驳的时候就说“我也说不好但就是感觉哪里不对。”

高晓松就坐李诞旁边,脸却总是别向另一边的马东。

有次聊到高薪却不喜欢的工作跟钱少却很喜欢的工作选哪个,李诞提了一嘴“我面试的时候从来不问热爱不热爱工作,能做好我交给你的活儿就好。我们公司都是这样。”高晓松悠悠补了两个字,“作坊”。李诞立刻点头,“小作坊小作坊。”

最近一期,高晓松说他能接受别人的各种隐瞒,隐瞒富有隐瞒贫穷,但唯一有点接受不了的,是隐瞒笨的人。其他人听了都没什么反应,只有李诞回了一嘴,“那能隐瞒得了吗?”

高晓松不搭话,脸仍然别向另一边马东,自顾自地说,“企图隐瞒笨这个事,就比较难过了,但也是挺有意思的。”马东回了一句,“你是(看别人)有意思了”,这时候蔡康永的表情是忍笑而又不敢笑。

很明显,高晓松意指的是一位在场的人,马晓康都在互相递眼色。这个隐瞒笨的人,不是薛教授,那就只能是李诞了。

在大家的印象中,李诞一直是个聪明人,嘴快脑子也快还有一套自洽又悠哉的人生哲学,把许知远都怼得一愣一愣的。只是在高晓松与蔡康永这样的老狐狸面前,李诞还是透出了破绽。

每次选手辩论的时候,看得出来李诞明明其实有很多想法跟见解,但他总是按下不表,不愿意分享观点见解,也不愿意分享人生经验,总是绕着弯子变着法子地插科打诨。一两次还觉得新鲜,多了就真的容易让人厌烦了。

邱晨带领的队伍面临整队淘汰的关键时刻,跟他们站在一边的李诞,还是不愿意说点什么来拉票。

不愿意说,原因无非两种。一种是怕自己说错,错了就显得不够聪明有才,错了就会影响整队输赢。一种是怕自己说多,说多了招人嫌弃怕人不喜欢,显得自己不够遗世独立。

李诞应该是两种心态都有。每次说话,都是欲言又止。最后连蔡康永都看不下去了,给了他一句温柔又犀利的忠告,“我觉得诞兄没有他喜欢的沈玉琳那样勇敢。人要给自己新的挑战,活下去才有乐趣。蛋总不用一直闪避没有把握的事情。”

这大概就是高晓松所说的“隐瞒笨”了。一个口无遮拦的笨人,其实还是挺可爱的。比如奇葩说里的马剑越、肖骁,出身贫寒学历见识也一般,但因为他们有那份接受自己的坦然,所以说错了什么说多什么也没关系。

李诞不能。虽然他表面也是一副吊儿郎当赖赖唧唧的样子,但心里又还是保留着知识分子般的清高与骄傲。他希望受欢迎,又不想彻底豁出去。

李诞高中就读米兰昆德拉、王小波,大学听摇滚,写诗,也有过文艺青年的理想抱负。但他的理想也很脆弱,去了南方系实习,看到有记者利用职权搞春运票,他就对现实失望了,并很快妥协了。

本来李诞最大的志愿是当一名作家。他跟蒋方舟约定过一个“恒星写作计划”,两个人互不干扰,各自创作,发光发热。结果李诞靠脱口秀出了名,出了书,他送蒋方舟新书的时候,在扉页写了一句话,“你加油,我就不了”。

这很现实。如果李诞只是老老实实埋头写作,可能一本书都出不了。李诞也意识到做艺人能给他带来更多。“艺人这个东西,其实就是张彩票,五百万给你,总有花完的一天,但也没必要把它扔了,对不对。”

有了艺人自觉后的李诞,就坚决把自己跟知识分子划分开来。

《十三邀》里,李诞问许知远有没有想过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许知远很直白地说,他想死在女人身上。

李诞在听完许知远的回答后,一脸意味深长地笑容,“我觉得这就是知识分子和艺人的区别,就是我这么想我也不能这么说。”

许知远不解,为什么不能说?李诞说:“会少赚很多钱。”他认为多赚钱的方式就是,“就是不用说太多真话,不要挑战大多数人敢想不敢做的事。”

许知远听完他的话,连连摇头:“那我觉得我比你过得开心多了,某种意义上。”

这个场景,放到现在来看很有意思。试想如果是许知远在酒吧舌吻了一个异性,大家应该不会那么惊讶。他都能说出自己想死在女人身上了,现在最多也就是知行合一了。

可是李诞呢,他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做群众讨厌的事,不应该说群众讨厌的话,群众都以为他是自己人。结果酒吧这事一出来,他身边的朋友纷纷出来站队,硬是跟群众划出了一道泾渭分明的界线。

“我们全世界都和张姐勾肩搭背好吗?”“请熟悉我们这帮mandrill酒鬼的朋友们出来说句话好吧”“我每次喝多都会跟张浴盐三贴热舞,从没人觉得不妥。”这些朋友在拼命抱团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话里流露出来的那种小圈层的优越感,才是最致命的。

平时总是自诩小人物宁愿活得肤浅的李诞,原来在关键时刻还是回到了文艺青年的圈子里去。大都市的文艺青年,酒吧买个醉拥个抱都很正常,是你们这群村里来的小农青年太保守了没见过世面大惊小怪。

也许就像和菜头说的,“除非你不是个大众名人,不做大众生意,否则你活在哪里,都是活在村里。你努力想要逃避的那套村里的价值观、道德观、审美体系,不会因为你生活在超级都市就会对你区别对待,网开一面。”

当李诞说出“人间不值得”的时候,大家就都误解了这句话,以为他是多么的洒脱多么的轻快。其实它的上半句是,开心点朋友。

可能李诞自己都快忘了这上半句了。《奇遇人生》里,阿雅问李诞,那你的快乐是什么呢?李诞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我快乐吗?”那一刻,李诞的表情真的忧伤极了。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