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国内男团格局图鉴:偶恋破圈后的生死之年

原标题:2018国内男团格局图鉴:偶恋破圈后的生死之年

作者/诗欣 编辑/郭吉安

“请大家不要举我们个人的灯牌和应援物,请举我们整个团的!”出道舞台上,尽管台下个人灯牌应援并不多,时代峰峻二团的两名人气成员也一遍遍对着台下的粉丝强调。舞台下,每当有个人灯牌亮起,工作人员就会迅速奔赴亮灯地点进行阻止,力求现场是一片被全团应援色承包的整齐黄海。而在粉丝呐喊某一个成员的名字时,该成员也反复示意安静。

这是数日前TFBOYS师弟团——台风少年团出道发布会现场的一幕,从团体成员到时代峰峻公司,都展现着强烈的“成团”求生欲。继TFBOYS之后,这个小打小闹了5年之久的练习生厂牌时代峰峻TF家族终于孵出第二颗蛋。为了避免数年后“灯牌大战,团不成团”的事件再次重现,淡化个人色彩、突出团魂似乎成了时代峰峻的运营二团的重点。

这只是男团时代百舸争流下的小小缩影。

事实上,中国从来都不缺个人偶像,只是一直缺乏本土的团体偶像。在制霸国内男团市场多年的TFBOYS成员自去年开始专注个人发展的情况下,市场的空缺又渐渐显露出来,为其他男团提供了很大的发展空间。《偶像练习生》一经推出,就有几十个男团加入混战,有的突围而出,迅速上升至一线,也有的处于“节目即巅峰”的状态,后续渐渐乏力。今年下半年,非“偶练”系的男团也陆续走进饭圈女孩的视野中,凭借着不错的运营收获一批死忠粉。

但综合观察国内20几个算是有姓名的男团,我们发现认真做男团的并不多。大量公司只注重短期的收割,又或把正受关注的团体偶像市场作为培育独立艺人的土壤。而不成熟的国内粉丝文化和越来越严格的政策环境也让偶像男团的路变得愈发难走。

这种情况下,国内还有可能出现下一个国民天团吗?对于团体偶像这种产品形式的需求,难道只能依赖日韩?在《偶像练习生》节目结束的半年后,明星资本论对当下男团市场的整体发展情况进行了梳理,试图一窥团体偶像的发展前景。

国内男团格局:坤音突围成一线,TF二团下滑

表格综合参考多个数据得出:艾漫数据、微博明星势力榜月榜单、官博数据、超话数据、B站官方账号粉丝、视频平均点击量(数据综合团体和个人,另由于今年越来越多男团将B站视为运营重地,故加入此类数据)

去年明星资本论在统计国内男团的时候,由于男团市场长期处于一家独大的环境,还未正式出道的TFBOYS师弟团“TF家族”在师兄的光环下就已经稳居国内一线男团的地位,在微博明星势力榜组合榜中长期占据第二名的位置,仅次于TFBOYS。(点击链接回顾

到了今年,TFBOYS师弟团“台风少年团”正式出道,但经过了偶练对于市场的一番大洗牌之后,国内竞争环境早已不同往日,以TF师弟团为代表的多个非“偶练系”男团都有地位下滑的趋势。

有降就有升,以NINEPERCENT为代表的多个“偶练系”男团凭借着节目的东风纷纷完成了从0到1的飞升。尽管大多都是在今年第二季度之后才正式出道,但基本都跃居至二线及以上,当然,这与偶练官方团NINEPERCENT的松散运营不无关系。其中乐华娱乐就凭借着出道三人组(范丞丞、朱正廷、黄明昊)的高人气成功带动自家男团NEXT,流量和代言资源不输NINEPERCENT。

最令人意外的应该是坤音娱乐的男团oner。在四子都没有通过《偶练》出道的情况下,凭借着公司在节目期间不错的运营,也成功突围成为如今的一线男团,同时由于官方运营策略较为稳定,步伐走得更稳当。觉醒东方、香蕉娱乐等也凭借着一两个在偶练收获了高人气的艺人带动全团,进入二线行列。

平台节目的影响力如此之大,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明年推出的偶像节目第二季也都瞄准男团,届时市场将有可能再次迎来洗牌。

据《偶像练习生》第二季总导演陈刚透露:“如今已经有大量经纪公司争先恐后报名,也有很多新公司把练习生送来。”而第一季的时候,大多数还只是处于观望的状态。尽管业内很多人都认为偶练第一季已经将好苗子收割得差不多,但或许是更多公司打消了对于节目的疑虑,愿意尝试,以至于陈刚认为选手的水平整体都有提升。明年的偶像竞争势必更加激烈。

(这个行列多为因某个成员人气突出进入二线)

此外,一些非“偶练”系的男团凭借着长时间的运营或者某个契机也积累了一批核心粉。乐华娱乐的UNIQ就因为王一博在《创造101》中的曝光得到带动,但已经基本没有团体活动。腾讯音乐和JYP的合资公司新声娱乐旗下的少年男团boystory从去年开始曝光,今年8月正式出道,既保留韩式男团的风格和舞台水平,也针对中国市场做了类养成的日常运营,一年时间内也进入二线行列。罗志祥的男团CTO今年6月加入男团混战,没有进入二线,但上升速度也相当快。

尽管偶练带出了几个人气男团,但出道五年的TFBOYS作为国民男团的位置并未被取代,毕竟多年积累下来的国民度一时半会很难被超越。不过,由于目前成员专注于个人发展,也为其他男团提供了很大的竞争空间。

韩国男团NCT的中国小分队据传也即将在年底前出道,届时,无论是成年还是少年男团都有韩系与本土男团正面对打,男团混战必将更加精彩,而无论韩系还是国产,只有找到符合国内市场需求而又具备自身优势的运营模式,才有可能在混战中求胜。

(韩国男团NCT)

扎堆下水良莠不齐,谁在认真做男团?

相比于去年冷清的市场环境,由于平台节目的加持,新增的人气男团多了不少,但放眼望去国内男团市场,“团不成团”的现象比比皆是。

从《偶练》出来的NINEPERCENT自带高人气,然而发展到现在,除了一轮又一轮的巡演和代言轰炸之外,要新歌没新歌,要团综没团综,基本上很少团体活动,反而成员的个人活动越来越多,其中的乐华三子更多出现在乐华的男团NEXT中,让不少粉丝觉得这个男团已经名存实亡。

另一边,虽然乐华的NEXT安排了不少团体活动,也早早上线了官方fanclub,但团体发展到现在也变得四分五裂,多个成员接洽了不少个人商业代言,被粉丝戏谑为“日常不是在商业站台,就是在去站台的路上”。

当然,这从商业变现的角度来说无可厚非,但在成团初期就安排过多单人活动,引发越来越激烈的唯粉数据battle,团体恐怕很快就会走向单飞不解散的形式,为国内男团市场又留出一个空缺,更遑论反攻日韩市场。

(粉丝灯牌应援battle)

一名资深韩粉告诉明星资本论,韩国最大的经纪公司SM在旗下团体发展初期基本不接成员的个人资源以维护团体的完整运营。但反观国内几个大流量男团,成员大多都有个人作品、个人代言。考虑全团发展,这样显然不利于培养团体偶像。

偶像团体其实就是贩卖团体文化的一种产品形式。唐德资本唐刚将偶像团体等同于足球队:“团体文化一旦建立起来,追随者不会轻易因为球员的流动而放弃追随整个球队”。

然而纵观国内许多男团的运营就会发现,无论是NINEPERCENT、乐华NEXT这种人气男团,还是一些腰部及以下的男团,都很少会花心思去构建团体的粉丝文化,任凭其野蛮生长,有些甚至连出道发布会都懒得做,直接开始变现,接商业合作,成为无官方应援色无粉丝名无应援物的三无男团,粉丝文化全靠粉丝群体自身来构建,这或许是经验不足所致,但也排除不了急于收割的心态。

今年似乎大家都在提养成,然而业内对于养成的定义却莫衷一是。目前主要分为两种,一是从少年开始做培训和同步曝光,让粉丝目睹偶像从年龄到实力的变化和成长;另一种则对年龄不作要求,让粉丝看到偶像在实力方面的成长即为养成。但共同点都在于在成品之前就曝光以展现业务能力的成长。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内很多偶像团体强调养成,其实是无奈之举。国内缺乏足够好的培训资源,很难培养出业务能力强的崇拜型偶像,养成或许只是业务能力不佳的遮羞布。而在培训期就开始曝光,实则是因为有些经纪公司模仿较为成功的团体,急功近利地希望偶像产品早点曝光,以早点收割红利。

于是发布幕后的日常视频就成为了很多新男团的标配运营手段,然而大多数都没有做成策划性更强的团综,或许是受成本掣制,但也能体现其花费的心思并不够。

(TFBOYS是国内第一支养成系男团)

前段时间,某偶像团体首席运营官A某告诉明星资本论,打算出来转做传统艺人经纪,带个体艺人。“做偶像团体需要情怀,但现在做这一块的基本上都是商人。”对于经纪公司的心态,A某似乎一语道破。

很多经纪公司并不看重团体的运营,往往将团体当成做独立艺人的跳板,“成一个是一个”。毕竟,偶像元年的当下,顶着偶像团体的概念或许更容易吸引资本的关注,也有利于吸引新人签约。

这样一来,我们不缺偶像,但依然缺团体偶像。

不过,还是不乏公司在认真运营男团。觉醒东方、香蕉娱乐都是不错的例子,后者甚至花费重金,动用幻维数码这个老牌综艺制作公司制作团综,当然这与公司的资本实力也有关系。坤音oner、时代峰峻台风少年团、新声娱乐boystory都在逐步建立自己的粉丝文化,对应的文化产品如应援物、出道showcase基本不落下。

或许是吸取了TFBOYS的教训,时代峰峻在师弟团正式出道之前就公布了团体应援相关的内容,并明确规定不允许单人应援的形式,出道会上成员也多次呼吁放弃个人应援,做团体应援。坤音的出道发布会也在尽可能地制造看似小事却是粉丝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仪式感,此前在接受明星资本论采访的时候也表达出做团体偶像甚至厂牌的愿景。

这些细节上的用心,也正体现了这些公司的打造男团的决心。

(时代峰峻在即将推出二团之时针对粉丝应援作出的声明)

晦暗不明的未来,国内男团路依然难走

如今越来越多知名、不知名,有经验、没经验的经纪公司都加入了抢人大战中,争先恐后地跳进团偶这锅汤以分一杯羹。嘉行传媒的“A+计划”、新湃传媒的全球练习生招募令、悦凯娱乐联手喜天影视发布的“创星力量”、“2018芒果偶像养成计划”……小星星的一个业内朋友前几天还说要做粉丝平台以服务越来越多的偶像,隔几天就开始了练习生招募,宣告正式入局偶像团体市场混战。

但这些计划更多是发展个体偶像,而不是团体偶像。

很少公司认真做男团只是造成国内男团窘境的内因之一。“限偶令”和 “限娘令”在今年后半年杀了整个偶像市场一个措手不及,综艺节目不敢要,投资人不敢投,越发严格的政策监管导致偶像大多只能活跃于网络节目,很难产生高国民度,也造成了做偶像难,做团体偶像更难的局面。

不过就算没有政策这些外部因素,要做团体偶像也不容易。

“中国没有团粉的概念。”某大型男团首席运营官B某说,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个体偶像和团体偶像只是单位不同,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但与其说没有团粉的概念,不如说对于团粉的需求还不够理解。

个体偶像和团体偶像是两种不同的产品形式,所折射出来的文化各不相同,各有需求。在文化形态相似的日韩有很多团体偶像很吃香,甚至打入欧美市场,TFBOYS能成现象级男团,NINEPERCENT也总被粉丝催促合体,都说明团体偶像在国内有市场需求。男团这块市场需求不能长期由经验老道的日韩来满足。在大家都琢磨着发展个体偶像,团体偶像这种产品形式或许也是另一种突围的方式。

(登上时代周刊国际版封面的韩国男团:防弹少年团)

当然,就算团体最终走向解散,也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团体发展如果一直反响平平,各自寻求发展是不得已而为之。而当团体成为头部的时候,如果成员仍局限在一个团体内活动,那么无论是对于公司,还是对于头部艺人本来就稀缺的行业来说,都是一种资源浪费。对于艺人本身来说,由于收入要与其他成员分成,也不利于其收入增长。解散后在各自事业走向衰落时,团体重聚,卖卖情怀也能成为新的噱头。

今年新男团多从偶练出来,投票形式出道,注定团体的文化建设维艰。目前头部NINEPERCENT的各个成员更是犹如单飞一样的存在,尾部除非之后凭借平台节目走出来,否则仍不能排除有默默死掉的可能性。

国内整体的粉丝文化不成熟甚至略显畸形也是发展团体偶像的一大阻碍,TFBOYS五周年的唯粉灯牌battle依然令人印象深刻。

尽管坤音很努力做团体偶像,但成员也是通过各自比赛、粉丝各自投票投出来的,唯粉数量相当庞大,出道发布会现场就已经出现占比很大的个人应援。决心做团体偶像的坤音任重道远。而台风少年团尽管在出道之前就严令禁止个人应援,但从出道发布会上粉丝的口号battle也可以预见这个团体的路并不好走。

(坤音oner出道发布会的粉丝灯牌应援)

现在的品牌也相当热衷于数据、销量battle以带动粉丝积极性,而对于公司而言,这也不失为一个维护核心粉丝的运营方式,毕竟粉丝越投入,粘性越高。

似乎平台、粉丝、品牌等各方都在告诉经纪公司:别做团体了,有钱就赚吧。

但如果团体文化、厂牌文化都建设不了,中国SM和杰尼斯从何谈起?

回到最初的问题——国内会否还可能出现下一个国民天团?

过去总有人寄希望于TFBOYS的缔造者时代峰峻。但到了如今,越来越多人发现,是时代造就了TFBOYS而非时代峰峻。

而当下我们能期待的,便是下一束足以冲破政策迷雾、粉丝钳制和公司陷阱的时代高光。

喜欢记得分享朋友圈哟

延伸讨论

你最喜欢的男团是哪个?

更多文章

  • 复华文旅“欠薪”风波背后:当文旅地产“黑马”卷入P2P黑洞
  • 还原一审判决全貌,直击音乐人刘洲的资本“骗”局 丨调查
  • 你们都说奢侈品代言人请的low,但他们为品牌带来了20%的销售增长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