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坐副驾位可以不?慈禧恐怕觉得不行

原标题:异性坐副驾位可以不?慈禧恐怕觉得不行

因为王岳伦跟一名黄衫女子一起上了李湘的车,李湘姐姐大发飙,“朋友的女朋友也不可以坐我的车!”然而始料未及的是,副驾位置莫名其妙地中枪了。

在部分人看来,异性坐副驾位,无疑是赤裸裸地对正式配偶权利的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而也有观点觉得,坐副驾是表示对驾驶者的尊重,真要出轨的话一个小小的副驾位置哪里挡得了。

抛开出轨不论,这个驾驶者旁边的位置,说来话长。

1

在古代中国,在马鞍还远远未曾发明的时代,无论是作战还是出行,毫无犹豫的第一选择都是马拉的车。跟后代不同的是,当时的马车上常常没有座位,只能站着。这样的一辆车上站几个人?三个。

古时以左为尊,所以像一国之君这样的尊者,自然是站在左边位置的;中间是御者,也就是赶马驾车的人;还有一人在右陪乘,人物在于随时侍候尊者,也保证车辆受力平衡不致于发生倾侧。在右边副驾位上的这个人,就叫“骖乘”。

骖乘的职责相当于现代的贴身保镖,随身准备为尊者挡子弹,所以一般都是膀大腰圆的武士担任。例如《史记》上就有明确记载,“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作为刘邦的保镖,樊哙一听鸿门宴帐篷内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自然是要第一时间冲进去护驾的。

但在更早的春秋时代,国君乘车亲自上阵作战时情况却有不同。此时尊者居中,自己掌控旗鼓指挥军队进退;司机的位置从中间移到了左边,而副驾上的保镖位置不变。此时就不叫骖乘了,而叫做“车右”。

而不管尊者在左还是在中,此时的车都是无顶的敞篷车,视野虽然开阔但是不能挡风雨。于是就在车厢当中设置一座伞状的车盖,有雨遮雨,无雨时防过强的紫外线照射。车盖除了实用之外还表示等级,普通人的车盖只高三尺,而王公贵族的车盖高可一丈。

在这样的单排座位设置下,副驾位固定在右边,而且肯定是保镖和秘书的专属。

2

马车不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在欧洲和西方马车也在不断的使用中更新换代。从古希腊古埃及时的战车,发展到了十九世纪,已经早就是有车厢和双排甚至三排座的新型马车。而在汽车发明前的马车时代,大多数马车都是左侧通行的,车夫沿道路左侧驾驶马车。

此时马车的后排右侧位置就成为了第一贵宾位。因为这一位置不但远离路肩、视野最为开阔,而且能最大限度地避开马蹄带起的泥土和灰尘。所以当仁不让地,家中的长者和社会地位最高的人会占据这一位置。而地位次之的人,就在后排左侧、最佳位置的旁边。至于前面马车夫旁边的左侧副驾位置,自然就是随从和仆役的地方了。

另外出于“女士优先”的礼节考虑,在有女士乘车的情况下,后排右侧位置也成为了女士的专座。时至今日,英国女王乘马车出行时,还坐的是后排右侧的位置。

这样一辆欧洲马车,在制造技术上已经远远超过当时的中国。欧洲马车因为装备了转向系统,可以灵活转向,所以几乎都是四轮马车,既快且稳;中国马车因为迟迟不知如何解决转向问题,绝大多数都还是两千年前的两轮车。欧洲马车使用了钢珠轴承和减震设备,无论多么颠簸的路途,乘坐都如履平地;中国马车不但没有减震,甚至在行驶途中过一会就要停下来往车轮和车轴的连接处涂抹牛油猪油——否则就会因为磨损而宣布罢工。

欧洲人自信他们的马车是当时的世界第一等,所以1793年,英王乔治五世派使臣马戛尔尼前往中国,礼物中包括了两辆堪比劳斯莱斯的马车:一辆冬用、一辆夏用。

马车运到圆明园,太监们问:马车车厢前面这么高的座位,应该是皇帝的宝座吧?为什么不如后面的座位有软垫舒服还有玻璃窗呢?马戛尔尼回答:前面的是马车夫坐的,后面是皇帝的座位。

一群太监立马炸了:荒谬至极!一个马车夫怎么能坐在九五至尊的前面?而且位置比皇帝还高!而且还背对着吾皇万万岁!如果不看在马戛尔尼是来自化外之夷不懂天朝礼数情有可原的话,光这一个马车就是大逆不道的死罪。

然后这马车就被丢在仓库里,乾隆出行仍然乘坐轿夫肩扛的大轿:他一个人高高在上,奴才们全在他的脚下和两边。

3

就像鸦片战争的结果一定是清政府一败涂地一样,马车被汽车取代也是不可逆转的潮流。

大部分人都是右撇子,马车夫也不例外,他们最习惯执鞭赶马的那只手是右手。马车换成了汽车,鞭子换成变速杆之后问题来了:要用习惯的右手去操作变速杆,还要把变速杆设置在车的最右侧,怎么设计都是别扭。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汽车设计师,为了最大化确保驾驶空间,就把驾驶位改到了车的左侧前方、变速杆设置到了中央。

跟着德国人,美国人的福特汽车也把驾驶位设置在了前方左侧。但这样一来,车要改左侧通行为右侧通行,才会让驾驶员的视野最适合、行驶最方便。于是一反马车的行路传统,汽车改成了左侧驾驶、右侧通行。

但顽固的英国人却拒绝改变,他们认为“左侧驾驶的都是没有文化的蠢货。”于是在英国和英联邦殖民地如澳洲、印度、印尼、马来西亚,再加上一个日本,就算进入汽车时代也坚持右侧驾驶靠左通行。

因为靠右行驶,所以副驾后方的位置,也就成了最尊贵的一个位置。不管是官方接待外交政要,还是民间的商务接待,这个位置总是留给最尊贵的客人的。许多国家首脑乘车的官方礼仪,就是大Boss坐右后方、旁边坐副手或是配偶;大Boss必须从右后门上下车,而负责开关车门的,是负责安全的贴身保镖,他的位置在副驾。

只是不管是马车还是汽车、也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这一套对于我们的慈禧而言统统都是不屑考虑的。太后六十七岁大寿之际,重臣袁世凯献上的时髦贡品,是一辆德国汽车。

坐惯了轿子和马车的慈禧,不敢相信洋车居然不用拉就能自己跑,颇感新奇——但是看归看,太后老佛爷是不准备坐的——驾驶员不但跟自己一样坐着,而且还坐在前面,而且还背对。

虽然距马戛尔尼献马车已经过了将近百年,但慈禧的思维跟百年前的太监并无二致:既然不能让驾驶员跪下来用手去踩油门刹车,那就到此为止——老娘不坐了。

然后这辆奔驰车就丢在颐和园里吃灰,放了几十年不但引擎早就放坏,车灯和方向盘也不知所踪,皮坐垫和车篷顶更是破烂不堪。1976年之后,颐和园将这辆老爷车整修美容了一下,摆出来供游人参观。

其实可能最好的做法,是根本不修,直接把烂成木乃伊的车放进近代史博物馆。

4

在如今的用车礼仪中,如果涉及到规格等级,那副驾位往往都是地位不高的副手坐的。在英国,这个位置一度是宠物狗的专座。而出租车,基本也是默认乘客坐后排的。

如果是平级,那让副驾空着,无疑是对驾驶者的意存轻视,暗含其不过是开车的司机仆役的含义。只是如果异性要坐私家车,得体的做法是询问驾驶员坐在哪里比较方便。如果驾驶员说我家里有李湘,就不要考虑副驾或后排了,另想办法吧。

其实话说回来,究竟是不是要出轨,副驾位置重要吗?坐后排就不会出轨了?慈禧也一度把位置看得非常重要,结果八国联军入侵她出逃时不要说马车更不要提汽车,坐的是骡车。车上位置在规矩礼仪上是天大的事,但在江山社稷和民族前途面前,又是比芝麻还小的事。

所以如果把异性坐副驾视为出轨的第一步,就如同慈禧把坐在司机后面视为王朝崩盘的第一步一样。令人叹息的是,清朝最终崩盘,恰恰是因为伺候主子无微不至的太监们,干净利落地拒绝了那一辆马车。

赞 (0)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