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近些年,中国剖腹产比例长期居高不下,新晋妈妈们在初为人母的喜悦后,也在为肚子上留下的手术伤疤而苦恼。这些疤痕虽然可以通过化妆品遮掩或者做整形手术除掉,但都不那么尽如人意。如今,一些艺术工作者为妈妈们提供了新的应对选择——疤痕文身,让她们不再为生产留下的疤痕而难堪。两年前,32岁的文身艺术家侍海雷得知中国剖腹产比例长期高居全球前列后,决定帮助这些妈妈们免费在疤痕处文身,让她们恢复美丽和自信。他说,这一想法受到了巴西女艺术家Flavia Carvalho的启发,Flavia专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文身遮盖伤痕。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4月12日,上海,侍海雷为王女士的剖腹产疤痕文身拍照。因胎儿重4.25公斤,王女士生产时选择了剖腹产。瑜伽是王女士产后恢复的方法,她自己也成为一名瑜伽教练。她说:“我喜欢所有让我变美的事物,我选择了长有双翼的王冠遮挡伤疤。”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4月12日,上海,侍海雷为王女士的剖腹产伤疤量尺寸。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4月26日,上海,袁女士3岁的女儿Rebecca抚摸妈妈的剖腹产伤疤。女儿觉得剖腹后的疤痕很难看。身为舞蹈老师的她,觉得上课时露出肚子上的疤痕会很尴尬。“文身之后我感觉特别自信,在舞台上再也不会担心尴尬。”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4月25日,上海,28岁的周女士查看侍海雷为她设计的文身。周女士有一个5岁的孩子,因为生产时超出预产期而选择剖腹产,之后周女士有试过除疤产品,但效果不好,看到侍海雷的报道后她想试一试,“以前人们认为文身是男人的专利,现在越来越多的女人也选择文身。”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3月25日,上海,侍海雷在设计文身。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3月15日,上海,侍海雷为Kiki的文身上色。25岁的Kiki有一个5岁的儿子。她因为不愿忍受疼痛,在生孩子时放弃顺产选择剖腹。“这是我第五次文身。我喜欢花,自己的肩膀和腿上都有花的文身。我很享受文身,整个过程让人上瘾。”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3月15日,上海,Kiki对着镜子看自己的新文身。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3月25日,上海,李女士展示新文身。34岁的李女士有一个6岁的儿子。她的文身图案是一片夜空下的森林,象征着自己的星座摩羯座。“怀孕最后一个月时,我总是很饿,吃特别多,然后儿子就长得特别大,不能顺产,最后剖出来时有4.18公斤重。”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3月1日,上海,王女士准备接受文身。46岁的王女士有一个20岁的女儿。当年生完孩子后,她花费了上万元来去除手术疤痕,但效果不好。现在她打算用自己的宠物猫“小胡椒”当做文身图案来遮盖剖腹伤疤。“我想穿着低腰裤的时候更自信。”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3月25日,上海,侍海雷正在工作。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4月26日,上海,34岁的袁女士正在教授舞蹈。

纹在剖腹产疤痕上的文身(组图)
2017年4月25日,上海,周女士展示新文身。

推薦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