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烨妻子安娜:太宠诺一他会吃醋

704_1709100_735617

初来刘烨与安娜的家,出乎意料,并没有我们想象中明星的家应有的奢侈与阔气。紧倚几辆儿童车的过道、端端正正摆摆放着夫妻合照的内廊,满是诺一、霓娜萌照与《西游记》周边玩具的儿童房,各种中法文大部头书籍、专业资料旁贴满孩子稚拙涂鸦的书房……感受到的尽是暖暖的生活气息。

我们到达时,安娜正进行另个采访。即便因参加《爸爸3》而备受追捧的明星老公与 “男神”儿子都不在家,但“刘烨老婆”、“诺一妈妈”的身份已然让安娜个人受到愈多关注。上一个采访结束,几个女生即刻将她团团围住,纷纷要与安娜合照,似将她也当做个“明星”了。

送走他们,安娜未休息片刻便笑着快步走到我们面前,先是表达了时间延迟的歉意,随即便为我们的拍摄认真布置张罗起来,而刘烨曾晒在微博上的复古全家福,则在正式开始采访前,被安娜从窗台上小心转移到摄像机对着的沙发上。

正如刘烨曾说过的那样,和安娜交流是舒服的。她柔声细语地说着不大标准的普通话,倾听问题时会真挚地望着对方的眼睛,也会露出鬼马的表情问问我们偶尔蹦出的“智慧”、“宠着”等中文词汇是什么意思,努力去理解。在摄像调试机器的小小空档,她还会悄悄招呼我们在旁站了半天的另几位同事快去客厅吃点水果,又挪来椅子给大家。

“所有人都‘诺一’、‘诺一’的,眼睛都放光,你知道吗?在家我还给他擦屁股呢,”这位温柔、体贴的女士谈及最近儿子诺一的走红,有些哭笑不得与不知所措。采访间隙,她边将脚上细细的高跟鞋默默褪下边和我们闲聊:“整个家庭突然受到那么大的关注……采访,拍摄,不适应……现在怎么办呢?你们来帮忙解决吧(笑)?”而直到我们这部分工作结束,安娜当天已接受了整整5、6个小时的连轴访问。

704_1709105_326429

 新“国民男神”诺一如何由妈妈养成?

  读完西游记读三国? 从小培养独立意识


诺一房间的门上,挂着刘烨在微博晒过的中国特色的“给我五give me five”门帘,据刘烨说是安娜专门淘来的。房间的墙上,贴着经典国产动画《大闹天宫》的大幅海报,海报下面的桌子上则摊开放着马得老先生的绘本《三借芭蕉扇》,以及动画片《西游记》的DVD。在另一面墙上,还贴着《西游记》的皮影戏。另外,孙悟空的玩偶、雕塑也是随处可见。看来,诺一“《西游记》十级学者”的炼成,确实少不了这家女主人的功劳。

安娜对于孩子的教育是很用心的,从诺一出生开始,她就严格地为他选择每一本读物:“先从那些神话故事开始(读),就是盘古、后羿、嫦娥什么的……然后到《西游记》。现在有太多儿童的书对孩子的成长没太大意义,我们西方的那些小公主、小王子的故事,学了这些之后再长大,如果女孩还认为自己是公主,那我们就很辛苦了。所以我选择一开始先让他看那些中国神话故事,然后等到下一步,是不是就是《三国演义》了?”安娜诚恳地询问我们,还应该给诺一看些什么书好。

节目播出后,诺一成为最吸粉的孩子,当然不仅仅因为他是“《西游记》十级学者”,还有他所表现出来的礼貌、善良与独立、坚强都为人喜爱。

现实生活中,确是安娜垄断了孩子的整体教育。诺一从小就被教育要独立,出生后两个月就单独睡在自己的房间,家长靠监控来观察他的状况。再长大些,安娜便常常带她去参加扶贫等公益活动,这大概也是诺一即使住在破旧的窑洞里再苦再累也不抱怨的原因。而看到诺一在寻找野象时意外摔倒而哭泣时,安娜并没有太过担心,还开起了玩笑:“在家时诺一要哭的时候,会跟我打招呼,妈妈我要哭了。”

如今,正如安娜所说,随着节目的播出,所有人都两眼放光地喊着“诺一”、“诺一”,安娜对于孩子的高人气,以及接踵而至的采访不知所措,她跟我们开起了玩笑:“现在怎么办呢?你们来帮忙解决吧?”

704_1709106_777516

丈夫什么都好的“花痴”妻子

  改变刘烨的是他自己不是我 不愿他成“照顾病人”的人

在第四期节目中,懵懂的诺一坚持让爸爸去坐直升机,随后领悟到这意味着自己将和爸爸分离,便趴在爸爸怀里伤心地哭了起来。在刘烨家的书房里,看到电视里这一幕的安娜双手托腮,大眼睛里写满了心疼,充盈着的泪水也滚落了下来,她小声说了一句:“刘烨也哭了……”

安娜是柔软的,也是爱笑的,看到节目中逗乐的地方,便像小孩子一样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仰着头发出咯咯的笑声,哪怕她前一秒刚刚心疼落过泪。这样的笑容,大概也是刘烨最喜欢的。刘烨曾经说过,自己初见安娜的时候,就感觉她性格特别高兴,特别爱笑,就像她的家乡地中海旁法国尼斯的阳光。

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感染了曾经因为事业压力已经被抑郁与失眠折磨了好几年的刘烨。刘烨年纪轻轻就凭借《蓝宇》获得了金马奖,金鸡奖双料影帝,早早获得如此大的成就,却也为他带来了莫大的压力:“难道以后只能走下坡路了?”或许不少人还有印象,如今欢脱的逗比社长,曾经也是常常身着白衬衣,耸着肩膀,满脸的忧郁与内向。

虽然刘烨曾说是安娜的善解人意与陪伴治好了自己焦虑与失眠,但安娜却不认为这是自己的功劳:“如果你的男朋友跟你说,哇,你这点不好,你要改变,那多难啊。但如果你自己决定,我要改变,那就不一样了。你说呢?”如今,在他们家书房显眼的位置,就摆着刘烨的那座金马奖杯,而奖杯旁边,是刘烨、安娜夫妻俩在世界各地旅游、潜水的自拍照,照片上,他们笑的幸福而纯粹。

当然,“歪果仁”安娜也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比如为何大家都叫刘烨“小公举”。经过我们的解释后,她骄傲而甜蜜地承认,刘烨对自己也会像节目中对诺一那样装哭、求哄,而自己对他也很包容:“我也是觉得太可爱才这样(包容),我们都喜欢看他。你看了他的视频吗?他在洗头那个,哈哈,哎呀天啊……真没想到他能幽默到这么远!”提起刘烨表演《我爱洗澡》的恶搞视频,安娜笑倒在沙发上。

在家里墙上挂着刘烨出生日当天印刷的泛黄“吉林日报”,以及时不时称赞电视里的刘烨“好帅”“好可爱”“好幽默”的安娜,倒是一个觉得丈夫什么都好的“花痴”的妻子。 虽然认为刘烨什么都好,但你以为安娜是一个“盲目”活在梦幻童话爱情中的妻子?其实不然。

刘烨曾告诉我们,此前得知安娜生病,还在等待检查结果的时候,他是崩溃的:“当时我就想,如果是不好的结果,三年谁也别见我,也不拍戏了,要不要名气,挣不挣钱没关系,家人的健康才是最重要,我要陪着。”但当我们向安娜提起这件事,她并没有如我们预料般地沉浸于丈夫的这段浪漫表白中,而是理性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有病人在家,对大家都是一个负担,我不希望刘烨做这样(只陪着我)的人,永远。So,I try to be good wife。”

刘烨说过,安娜比他更能承受痛苦:“我媳妇经历挺丰富的,她经常跟我讲,人要做好所有的准备。”


704_1709107_259667

豁达、坚持自我的法国女人

  事业上的“女强人” 开嗓中文歌录《小王子》

这样一个坚持自我的女人,自然不肯只做一个妻子和妈妈。从前,她是摄影师,有着代表作《中国肖像》,她当过记者,当过电影公司制片人,也在法国驻京大使馆当过工作人员。最近,她的工作重心是 担当有声读物《小王子》的制片人。而在她的家里,多个版本的《小王子》书籍随处可见,翻开来看,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

之所以选择《小王子》来录制,一方面是因为这本创作于二战时期的作品对当时受难的犹太人心灵有着安抚慰藉效用,而安娜就是法国犹太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刘烨在念中戏期间,因一次戏剧观赏而对这部童话产生了极大情愫。

在这部全长2小时的有声读物录制中,除了一直喜欢唱歌但不敢唱的安娜勇敢开嗓唱起了中文歌,刘烨为飞行员的角色朗读,诺一和霓娜也献声其中的插曲。其中,诺一是主动要求加入的:“他们都很开心,刚开始是霓娜跟着我一起录,诺一听到妹妹的声音很喜欢,所以我们就专门找了一个空的地方,让诺一也说了一句话。”

在这个项目中,参与朗读和唱歌的其他孩子都不是专业的,包括朗读小王子角色的一个小女孩,大部分都是农民工子女与贫困儿童。而他们的参与,也应和了安娜的初衷,“其实我们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项目让孩子参加,而且不是专业的孩子,是可能没有太多机会参与这种事情的孩子,那我觉得这个挺好的。”

如今,有声读物《小王子》已经与观众见面,安娜也在观望社会的接受程度,以决定后续项目的跟进,她也希望除了刘烨以外更多的名人能加入进来,以让更多原本没有机会参与这种项目的孩子能够参与其中。

对话安娜视频

点击下一页阅读对话安娜全程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