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吴镇宇之吴镇宇的12张面孔

美食专家&音乐狂人
如果说某个香港影帝可为了美食而得肾结石,那么吴镇宇一定是头一份。就在前一阵,他刚刚为肾结石做了手术。“医生用仪器震碎肾结石,过程有些痛,但比起发作时,手术的痛真是小巫见大巫。原本医生说要做3次才能全部打碎,怎知一次就搞好了。导致结石的原因呢,很可能是在内地这大半年来,整天吃麻辣火锅,又要应酬喝酒。”
本来想想就应该很痛苦的过程,在吴镇宇眼里却仿佛小菜一碟,因为那些痛苦对他来说,远远难抵美食的诱惑。前阵放映的黑色幽默电影《血战到底》是在四川拍摄,吴镇宇老早就爱上了成都那个地方,他可以在火锅店里品尝最正宗的四川麻辣火锅,也可以大半夜里闲散地坐在路边吃“串串香”。所以后来,就连在深圳拍摄封面的时候,他也不忘边摆POSE边叮嘱身边的助理,晚上一定要吃麻辣火锅。
他还喜欢听音乐,尤其钟爱古典音乐。“因为古典音乐通常会有画面,语言有太多误会,而画面却不会有误会,就像电影一样。”
而他一直想演卻沒有演過的角色也是與音樂有關,那就是指揮家。“你沒發現嗎?他們的body language是世界上最美的。”他笑说那些指挥家的表情就像在做爱,说着说着自己也扮出无数种指挥家常见的癫狂表情。“我坐在下面看他们表演,就常想,该是他们付给我钱,因为明明是他们在上面享受!他们的表情,高潮得不得了!”

沧桑老者&天真顽童
他常常需要从自己的角色中去感悟人生,这真的很累。“我会从角色中学习,比如去感受死亡。”自己演了这么多的角色,最难以忘记的还是《古惑仔》里的靓坤。在这个残暴的黑社会老大死的一刹那,这个古怪的男人在想什么?也许只有当时演他的吴镇宇能够体会得到。
“你在现实生活中演戏很累,而在电影里演戏却很简单。我在戏里可以演一些角色,而这些角色是以后不能再演的了,这些角色可以改变你的人生。我不会去演同样的人生,所以我的人生不会重复。”
比如以前他演《冲上云霄》,戏里的那个人脾气很好。其实剧本里并不是这样写的,而是吴镇宇坚持这个人一定是这样的。慢慢地吴镇宇的脾气也变得好起来。“其实演员演戏,很多情况下,角色都会是你性格的一部分。”
吴镇宇在自己的戏中慢慢地改变了自己。
吴镇宇曾说,如果70岁的时候他还在演戏,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那么吴镇宇在什么情况下会不再演戏?“那个时候,我就去当导演了啊!或者去开一家餐馆。好多年前,我吃过小肥羊,就想把小肥羊带到香港去,但后来发现香港已经有了。”
他的身体里有着老者的沧桑,却同样有着小孩子的童真。他大笑着说自己好想要一个小孩。“我好想要一个小孩,因为我就是一个小孩,我喜欢毛茸茸的玩具,吃冰淇淋要双球的,要一个小孩,就可以和我一起玩了。”
每一个男人都是一个综合体,尤其是像这样百年才出一个的百变吴镇宇。当他的脸上同时拥有着老者的睿智与沧桑,和小孩子的任性与童真,这样的他,才是最真实的吧。

佛教徒&信自己
他常常把一块小牌牌挂在胸前,吴镇宇是信佛的。他说自己每次拍戏思路混乱的时候都会去烧香,还认真地补充一句:“很灵的!”
他常常会回忆起心里的一片天空,那块据说是世界上最纯净的天空,那片天空属于西藏。他说从那片天空里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所以,他一定要拍一部戏,从那里可以看到他对理想生活的答案。
可是,他又不完全承认佛教对于自己人生产生了最大的作用。“其实能给人力量的并不是宗教,人还是要信自己。演戏,导演就是你自己。我会用自己的方法去解读吴镇宇,真理是不能由别人告诉的,真理要是自己的真理,由别人告诉的真理只是别人的真理。”
他笑说从不同的角度去比较,自己和李嘉诚有各自的幸福:“我没有他有钱,他没有我快乐。我不用天天带着保镖上街,而且有人看到我就会尖叫!并且,从吃的角度上比,他也没有我吃的多!”

推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