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烨:不想让诺一当童星 节目结束后就忘了他吧

580x1000x75x0

一场小型爆破戏用了一下午时间终于pass之后,被炸得灰头土脸的刘烨从军用卡车副驾驶座上爬下来,用手在汗涔涔的额头上抹了一把。他穿着脏兮兮的飞行员制服,噌噌几步蹬上了一旁的房车,两名化妆师一左一右迅速“包抄”过来,手脚麻利地给他擦脸,用发胶扶起了他塌乱的刘海。几分钟之后,刘烨仪表清爽光亮焕然一新,准备转场去教堂拍下一场戏。

这是电影《大轰炸》的拍摄现场,刘烨是男一号。自今年五月以来,刘烨不断在这场宏大惨烈的“战争”和《爸爸去哪儿3》的温馨亲子旅行中来回切换。每次到了录节目的时候,刘烨在剧组收工,要马不停蹄地坐一个半小时的车赶到宁波机场,然后搭乘夜里的飞机去节目录制地。第二天录完,再急急忙忙赶回剧组。

就在这远离城市的大山沟里,在这辆吱嘎摇晃的房车上,小浪跟正被改妆的刘烨聊起了天。这几个月来刘烨的档期密不透风,今天是他首次面对媒体,深谈人气比他还高的儿子——刘诺一的家庭教育问题。

那位一脸天使般善良笑容、一口大碴子味儿普通话的混血小正太有一对典型的“严父慈母”。刘烨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撒谎或者没礼貌,一经发现,就会拖过来严厉教训。相比之下安娜则负责给孩子“爱的教育”,让他们读善良的童话故事,告诉他们爸爸在外打拼不易。

“想到诺一能红,但没想到这么红”,刘烨道。“现在他去哪都被围着,他不喜欢被别人拿着手机拍,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他说现在在家已经不让孩子们看《爸爸去哪儿》了,也不希望儿子女儿成为童星。“9月1号诺一就开学了,上的是纯中国学校,我们就拿他当中国孩子养,不希望他被特殊待遇。真人秀就像煤气炉,蹭一下人气就烧得很旺,但烧完消失得也快。节目播完之后,大家就慢慢忘了他吧,真的。”刘烨一脸平静地说。


妈妈安娜的家庭理念

孩子不能超过半个月不见爸爸,要让他明白爸爸在外很辛苦

“我拍《大轰炸》期间诺一来过两次”,刘烨说,“他喜欢飞机,我带他去看片场的战斗机模型,还让他进去体验一下,他特别高兴。”

刘烨的父亲在长影厂工作。在过去那个计划经济时代,拍电影是严肃的工作任务,他父亲经常一去拍电影就是一整年。发电报太贵,只好写信,他已经习惯了一整年见不到父亲。子承父业进入电影圈之后,刘烨被法国太太安娜下了一道硬性规定:孩子不能超过两个月见不到爸爸,因为双亲的陪伴对孩子成长非常重要。

因此在《大轰炸》片场,时不时就能看见刘烨一家人团圆的身影,安娜带着儿女来探班,经常一住就是小半个月。“我回到家经常是休闲状态,进门往沙发上一躺看电视,那边饭已经做好了。我媳妇带他们来,也是想给他们树立一个概念,爸爸在外面是有工作的,大热天里拍戏,爸爸也很辛苦。”诺一和霓娜在家看过爸爸演的《那山那人那狗》,那是刘烨主演的第一部电影,他们模模糊糊理解了演员是怎样一个职业。“但是我不会让孩子看《警察故事2013》的,太暴力了”,刘烨笑道。

爸爸刘烨的教子秘方

撒谎或没礼貌必须狠罚,但不会让他在外人面前丢脸

“我快四十岁了,还是特别怕我爸。一想要做点什么他不喜欢的事情,就觉得他的身影会冒出来。”在刘烨的家庭传统里,“撒谎”和“没礼貌”是两个绝对的禁区,孩子一旦犯错,不由分说就得狠罚。

刘烨还记得小时候在家挨打那份炽烈的痛感:父亲一声不响回了家,进屋把他往床上一摁,扒开裤子,抄起笤帚或是挥起巴掌一顿梆梆梆死命地揍。揍完妈妈和姐姐默默进来,对刘烨屁股上一道道肿大的血印子投上一阵儿心疼的眼神。

“但是,我父亲从来不当着外人的面批评我,有什么事都是回家说,特别顾全男孩儿的面子,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受益的。我现在对诺一也是这套规矩。我在外面拍戏,家里他妈妈、妹妹、奶奶、阿姨全是女的,再加上出门大家都哄着他,不严厉一点他会慢慢变得无法无天。我爱看《动物世界》,我经常用狮子群给我媳妇讲道理,说家里必须有一个严父,这个家庭才能安稳。”

有时候晚上睡觉,诺一和霓娜咯咯笑着躺在床上说话。安娜就跟刘烨说,你去看看去。刘烨故意把地板踏出“咣,咣,咣”的脚步声,从一个卧室到另一个卧室几步远的距离,刘烨推开门,两个小家伙赶紧装作睡得很香的样子,看起来乖极了。他们到底是知道爸爸的厉害的。


参加真人秀是建立信任的过程

一开始对节目组很设防,跟诺一从生疏变得像哥们

最早说动刘烨上电视的人,是跟他合作过《硬汉》系列、《警察故事2013》、《解救吾先生》的导演丁晟[微博]。哥俩很熟,丁晟去过刘烨家,对刘烨撇嘴道:你跟儿子的交流太少了。

《爸爸去哪儿》前两季播出,丁晟全家每集都追着看。丁晟跟刘烨说,没准这是个让你们父子俩好好沟通感情的好机会。刘烨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女儿跟爸爸没问题,像小棉袄一样,但儿子和爸爸相处起来就比较麻烦,以前我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录第一期的时候,刘烨跟儿子在摄影机的注视下见面了。“你好……”爷俩生疏地跟对方打了个招呼。第一次跟儿子被这样全程公开记录着,天天上镜的刘烨也挺不习惯的。直到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父子俩已经互相“表白”,哥俩一般,满满都是爱。

最开始那个父子俩单独相处的“密室考验”,节目组只说是要测试爸爸们“在困难情境下的行为表现”,然后工作人员就把门锁上撤走了,怎么喊都不来人。屋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时间一分一秒踱过半个多小时,诺一开始慌乱不安,刘烨心里的火蹭一下就蹿出来了。“不就是想看我笑话吗,看我抓耳挠腮,看诺一哭?!”刘烨气得开始狂躁地踹门,几脚就把门踹开了。出来之后,摄制组都被他的怒气给震住了。后来大家说起这事的时候会感慨一句,社长还真是白羊座的呀。

1 2
赞 (6)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