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生還者第一季

上一集 下一集
正在播放

最後生還者第一季簡介:

該劇改編自頑皮狗於2013年6月14日推出的PlayStation平臺同名遊戲。講述了在現代文明被摧毀的二十年後,人類因現代傳染病而面臨絕種危機,倖存的人類為了生存自相殘殺。

中年男性走私犯喬爾(佩德羅·帕斯卡 飾)為了完成“火螢”組織首領瑪琳(梅爾·丹德里奇 飾)的託付,帶著14歲少女艾莉(貝拉·拉姆齊 飾)一同踏出由軍隊保護的疫情隔離區,穿越化為廢墟叢林的大都會。面對病毒感染變種人類與其他倖存者集團威脅,展開了一場改變兩人一生的深刻旅程。

最後生還者第一季演員:

佩德羅·帕斯卡 / 貝拉·拉姆齊 / 安娜·託芙 / 加布裡埃爾·魯納 / 梅蘭妮·林斯基 / 妮可·帕克 / 拉馬爾·約翰遜 / 凱文·伍達德 / 傑弗裡·皮爾斯 / 約翰·蓋茲 / 梅爾·丹德里奇 / 盧蒂娜·衛斯理 / 尼克·奧弗曼 / 穆雷·巴特利特 / 艾什莉·約翰遜 / 斯托姆·瑞德 / 斯科特· 謝潑德 / 特羅伊·貝克 / 特瑞·陳 / 約翰·漢納 / 克里斯汀·哈金 / 伊恩·羅茲 / 格雷厄姆·格林 / 喬什·佈雷納 / 索尼婭·瑪麗亞·基里拉 / 莎倫·克蘭德爾 / 凱文·薩特里 / Elaine Miles / 克里斯托弗·赫耶達爾 / 馬庫斯·奧雷里奧 / 布拉德·利蘭 / 克雷格·哈斯 / 託比·萊文斯 / 馬西婭·貝內特 / 布蘭登·弗萊徹 / 塞繆爾·侯克塞馬 / 奧利弗·羅斯-派瑞特

最後生還者點評:《最後生還者》就已位列年度佳劇

《最後生還者》(The Last of Us)無疑是2023開年後第一部備受矚目的美劇,“頑皮狗”大熱遊戲改編,HBO出品,佩德羅•帕斯卡、貝拉•拉姆齊、安娜•託芙等人主演等等,這些要素都使它註定成為熱門大劇。

今年我還沒寫過美劇劇評,但看完《最後生還者》第三集後終於忍不住了——這集講述了末世裡一段生存主義者的浪漫悲歌,雖然與主線劇情關聯不大,但卻打動了無數觀眾。

本文正是出於這份悸動才寫的,談不上多深刻,只是想帶大家再重溫一遍這個平實無華又感人至深的故事。

PS:我沒有玩過《最後生還者》的遊戲,對於遊戲和劇集之間的劇情差異和優劣也談不上見解,本文僅僅出於一個初看劇集的觀眾視角,望周知。

一、生存主義者

故事發生於2003年9月30日,感染危機爆發後,小鎮上的所有人都被強制疏散撤離,唯有一人在政府軍警的眼皮底下躲了過去。

他就是自稱“生存主義者”的比爾。

話說美國那邊有不少這種相信“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末世生存者,天天備戰備荒……而劇中的比爾,真的等來了這一天。

開頭這部分的臺詞不多,幾乎都是比爾的獨角戲以及周圍環境描寫,突出的就是他的身份。

啥都不用多說,光看他秘密地堡裡囤積的大量槍支、彈藥、書籍、工具就明白了。

比爾持槍出門環視了一番,確認真的只剩自己一個人後,他露出了由衷的笑容:我的時代開始了。

接下去一段末世初期的“生存種田文”生活,相信許多人看了都會覺得很有意思,因為這是一個準備多年的倖存者,一頭撲入了他人視為末日、自己甘之若飴的生活。

比爾開始有條不紊補充物資、零元採購,慢慢構築起了自己的小王國。

收集汽油、挑選建材、搞定發電機、儲備酒精等必需品只是第一步。

在之後更漫長的時間裡,比爾還要拉起圍牆、儲存燃料、挖設陷阱、種植蔬菜、豢養家禽,甚至還有模有樣地做了個門禁系統……

我們不知道比爾在此之前是幹什麼的,只知道此時此地才是他的主場。

一番經營下來,比爾可以坐在他安全舒適的小屋裡,一邊享受著精緻的美食,一邊看著“真菌人”(奔跑者)倒在自己的陷阱下。

這種生活看似有趣,實則枯燥——劇集只是用一些切片展示了比爾的生存方式,彷彿告訴所有人:只要比爾願意,他就可以一直這樣獨自生活下去,其他人死光了最好,“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

二、陌生人,戀人

週而復始的四年過去了,比爾的平靜生活被一聲警報鈴徹底打破:與往常不同的是,這次掉進陷阱的是一個大活人,還是個會改變他一生的人。

比爾的警惕性極強,一聽到人聲,便立刻端起槍觀察四周戒備,確認沒有明顯的埋伏後,才慢慢接觸這位從隔離區逃來的弗蘭克。

處於絕對“中立”和“孤立”的比爾不會輕易殺人或幫人,在嚴密防備下替弗蘭克做完檢查、脫困後,就立刻要求他離開,根本不顧瀕臨崩潰的弗蘭克如何哀求——直到弗蘭克放下了雙手。

這是解除戒備、任你處置的坦誠(無賴)表現,這下全程緊繃的比爾反倒無所適從了,他不擅長處理這種交流方式。

於是稀裡糊塗下,比爾讓弗蘭克進屋好好洗了個熱水澡,換了套乾淨衣服,還為他準備了一頓豐盛美食。

就兩人“撞見”的這個瞬間來說,此時他們之間有著三分戒備、三分拘謹還有四分不知如何開口的交流欲。

其實,從弗蘭克進屋後的諸多細節看,本該完全佔據主動的“地主”比爾顯得處處束手束腳,他要比弗蘭克更加侷促不安。

此時我們才漸漸意識到,比爾原本就是一個不善言辭也不習慣與他人打交道的社恐男人。

吃完飯後,應該離開的“自來熟”弗蘭克忍不住去撫琴一曲,蹩腳的水平惹得比爾親自上陣,結果讓弗蘭克聽出了他求而不得的愛意……如果他沒有女孩,如果他對眼前的男人不抗拒,那麼他八成也能再接受一個冒昧的吻……

我承認,看兩個有胸毛的大鬍子男人親熱確實很辣眼睛,可這一段戲的小花招很多,弗蘭克屢屢成功的得寸進尺也緩和了一些不適,算是勉強讓人接受了這次離奇又迅捷的“來電”。

比爾孑然一身的羽翼下,又多了一個人。

三、守護者

又是三年過去了,比爾和弗蘭克已進入了日常拌嘴的“老夫老妻”生活——事實上,除了破開隔閡的一剎那交融外,他們本質上就是兩類人:

比爾只求在末世孤島終老,不想與外界有任何交流,即便現在多了一個弗蘭克也不會改變;弗蘭克則渴望擁有豐富多彩的生活,比爾的世界只是一個苟活的無趣牢籠,他要為這個世界裝點更多色彩和人味兒。

弗蘭克擅自邀請了泰斯和喬爾來做客,已經習慣了護著他、寵著他的比爾只能不甘不願地帶槍上桌吃飯。

同為男主人的弗蘭克主意大得很,他不顧比爾的抗拒,繼續與泰斯交朋友,留下了比爾和喬爾兩個“守護者”開誠佈公。

比爾認為可以一直自給自足下去,不需要外來的朋友(不穩定因素),但喬爾提醒了他“想活得長久就必須和外界溝通貿易,幫人也是幫己。”

比爾本可以拒絕,但弗蘭克的存在令他不得不接受現實。

下一個三年後,兩對末日倖存者已經結成了穩固的夥伴關係。有一天,弗蘭克送了比爾一份神秘禮物,這個驚喜是一片已結果的草莓田,弗蘭克直言這包種子是用一把槍換來的,比爾的第一反應卻是“哪把槍?”

在末世之中,水果是絕對的奢侈品,論實用性遠不如一把槍,這也反應出了兩人迥異的價值觀,但在紅色果實的烘托下下,這種理念差異少了些衝突,多了份相映成趣的情調。

比爾陪著弗蘭克一起吃下了那口甜美,隨後忍不住吐出了心中的苦澀:我老了(不能一直護著你)……在你出現前,我從不害怕。

這是不善言辭、怯於表達的比爾難得吐露真情,曾經孤家寡人的他渾身上下堅如磐石,可隨著弗蘭克擠到了一起,他堅硬的盔甲上出現了一道縫隙、一個軟肋。

大概是因為這份關心則亂,所以比爾在擊退劫掠者並負傷後,才會慌不擇言地讓弗蘭克聯絡喬爾尋求保護……

比爾無時不刻都被在恐懼感困擾,害怕自己不能再庇護弗蘭克,害怕他失去依靠,這份恐懼放大了他非致命的傷勢,促使他說出了“將死之言”。

只不過比爾忘了,弗蘭克也是他的守護者。

四、愛人

時間來到了2023年,距離比爾上次負傷過去了10年,距離末世降臨過去了20年。

此時比爾和弗蘭克的家園已經變得大不相同,花團錦簇、畫作遍地,簡而言之,這裡更有生活氣息了——主要都是弗蘭克的功勞。

可與此同時,身患絕症的弗蘭克已時日無多,行動不便的他整日都需要比爾的悉心照料。

終於,在某一天早晨,弗蘭克費盡心力獨自起床並告訴比爾:這是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我想有一個體面又溫馨的告別。

比爾當然不願意,這不過又是一次弗蘭克的獨斷專行……可到最後,他還是會像過去那樣由著弗蘭克胡來。

弗蘭克早已規劃好了一整天的行程:先做吐司,接著去精品店挑衣服,兩人結婚,共進最後一頓晚餐,然後自己吃藥,讓比爾扶著他上床迎接安樂死。

弗蘭克再次和13年前那般說出了“照我想要的方式愛我”——我一直認為兩個人相處沒有絕對正確的模式,可以相互尊重,也可以單方面遷就,比爾和弗蘭克明明是截然相反的兩人,卻能攜手共度16年,就在於這份遠比矛盾更大的調和與包容。

比爾做了兩手準備,等弗蘭克毫不猶豫地喝下藥酒後,他跟著做了決斷……看著對方的神情,弗蘭克立刻意識到,比爾也一起踏上了前往彼岸的列車。

“這不是抓馬的悲劇性自殺,我老了,我很滿足…你是我存在的意義。”這無疑是E3裡最高光的臺詞,也著實感動了我:比爾曾因為對人類的疏離乃至厭棄而得以在末世裡獨活,最後卻因為對另一個人的愛戀和依靠而在末世裡選擇終結。

弗蘭克沒有預想中的憤怒,相反,他覺得很浪漫——這是眼前伴侶迄今為止做過的最不理智的一件事了。

在兩人生命的最後時分,比爾果真用了“弗蘭克的方式”去愛他,此生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

尾聲

本集結尾選擇用比爾的遺書,來為比爾和弗蘭克的美味故事“收汁”。

“我曾痛恨這個世界,當所有人都死光時,我很開心…但我錯了,因為還有一個人值得拯救,我救了他,我保護他,這就是像你我這種人存在的意義。”

從《最後生還者》全劇的角度說,比爾的遺書是為了幫助喬爾再次重塑父親的屬性,但僅從這集而言,喬爾的存在更像是幫助比爾昇華“守護者”的精神。

可能是因為過去看多了《行屍走肉》,我初看這集《最後生還者》時更多留意的,還是“黑暗森林”下的防備和基於現實的對抗,因為末世裡的囚徒困境,註定人與人之間充滿了危險的單次博弈……但這一集,卻講了一個過分理想、過分美妙的童話,這樣也好,這樣很好。

伴隨著《Long long time》深情的歌聲,喬爾駕車與艾莉遠去,鏡頭慢慢拉回了比爾和弗蘭克房間的視窗,清風拂過窗簾,既似往生者在和老朋友道別,又似愛人們在一個慵懶的黃昏酣睡、長眠。

這集為什麼好看?若是拆解開來看,好像每一步都沒什麼了不起……可它正是走對、走好了每一步,所以最終自然水到渠成。

這也再次證明,講好故事不是非要出人意料、獵奇刺激,真誠踏實永遠是可貴的創作品質,而一個好故事也足以超越政治正確的偏見和人心之間的藩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