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证很直的萌德拼了:说霉霉的视频恶心,又说真的爱过海狸

原标题:自证很直的萌德拼了:说霉霉的视频恶心,又说真的爱过海狸

首登维密大秀入列表演嘉宾,对于20岁的萌德Shawn Mendes来说,相当于是另一种“当红炸子鸡”认证了。

毕竟,去年他就票选入围人民选择奖最佳男歌手,同时又在MTV欧洲音乐奖拿到了包括“最具人气奖”在内的三项大奖。欧美人气小鲜肉,实至名归。

才刚满20岁,相当厉害了。但是,少年萌德之烦恼,也是由来已久:“这么漂亮精致的小可爱,一定该有个男盆友!”

尽管萌德一遍又一遍强调自己根正苗红小白杨,但这并不妨碍瓜众嗑着瓜子颅内高潮。但是看看最新一期的《滚石》吧,看看小伙都被逼到什么份儿上了哟——

按理说,能登上老牌音乐杂志的封面,那大家就静下心来好好聊音乐呗,不,萌德很头秃地表示,霉霉之前的一个行为,让他“感到恶心”……

哈?

话说萌德跟霉霉,一直是好朋友来的,两人老早就有过合作,今年5月霉霉《Reputation》巡演启动,萌德又作为惊喜嘉宾来助演。

到了8月,巡演开到了萌德老家枫叶国,于是,给力的土著好友又来打call了。虽然没上台,但是演出结束大家在后台也玩得很开心,当晚,霉霉还发了条IG story记录这逗逼一刻——给萌德涂blingbling的眼影:

本来大家哈哈一笑就完了,还有不少夸cute的,结果好几个月过去了,萌德依然还是意难平:“很想吐。”

按萌德说法,霉霉先把视频发给了他,让他看看能不能发社交账号,他也没多想就回“没问题”,但是晚些时候,“悚然醒悟”的他“一头冷汗”:“我后悔了,就像‘窝槽,我为毛会答应她?!’想想那些‘钙’的流言,我这是在给自己最恐惧的火坑添了一大把柴啊……”

有这么严重吗?就有这么严重。萌德一脸严肃地补充道:“小时候我确实玩过化妆游戏。毕竟,我是跟15个堂表姐妹一起长大的,大家会一起编小辫儿,画指甲。我可能有一点偏女性化,但也仅此而已。”

呃。“有一点偏女性化”是什么玩意儿,这样吗?难道不是恶趣味搞笑吗?

但是萌德真心认为这是个超级重要的、必须彻底澄清的事。为了证明自己钢浇铁铸的直,再次掏出一把实锤:我跟海莉·鲍德温,确实发生了一些“浪漫的事”。哈?不是从前的“只是好朋友”了?

事实上,早在6月比伯和海莉突然在迈阿密暧昧同行,大家都没太敢往复合上想——小海狸,不是正跟萌德搞对象呢么?

对啊,那之前仅仅一个月,两人还是CP亮相Met Gala的。

对着镜头,萌德甜蜜蜜地把海狸夸来又夸去。

虽然本尊不承认,但CP感还是强到无法忽略:一个颜好声音杀,一个条靓衣品高,小甜小甜的镜头被拍下了一大把。

没想到比伯和海狸就一路霹雳闪电滚入热恋,“绯闻男友”萌德上访谈被追问对此有什么看法,他说:“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约会……但他俩都是相当酷的人,我都很喜欢。”一个月后,坐客澳州访谈节目,再被问及又说,海狸跟比伯订婚那天,自己给海狸发了恭喜短信:“我知道所有人都想看点儿不一样的(狗血),但是没有,真的没有。”

种种坦荡磊落,“玩得来的好朋友”设定彻底立起,哪怕4月科切拉音乐节这戏剧性的画面被八出,也没人会想歪啐一句“贵圈真乱”。

然而,随着萌德的访谈一出,这事儿就好像没那么简单了。尽管萌德强调,不想用“爱情”来定义这段儿,而是“友达以上爱情未满”,但是,“你没法控制自己的心……”也是哈,再看这个眼神儿,虐了。

今天,萌德发推安利《滚石》访谈:“我当然也有自己的不安全感和挣扎,但那只是我的一部分。一件事积极正面的部分,往往会被一笔带过,而这一次我不想那样。”

emmmm,但是以推特er的反应来说,萌德大约是要失望的吧:“对化妆的反应如此过激,还要拉正在准备婚礼的海狸来背书……崆~峒~即深柜,说的就是你吧。”一时间,跟小乔Nick Jonas的表情包又被拉出来遛了个够。(咳)

“在我内心深处,总觉得需要和某个女孩公开露面,才能向人们证明我不是。”自认“极度神经质”的萌德啊,看看海狸,看看戳爷,直不直都不是人生的障碍。顺心而为,不挺好?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