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专访张子枫:希望能演在镜头中“挖鼻孔”的角色

张子枫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举行,以《你好,之华》入围最佳女配角奖的张子枫在台北接受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她回顾了出演《你好,之华》的过程,并以入围即肯定的心态面对这次殊荣。17岁的她表示,这次出演少女之华,与岩井俊二导演和周迅合作学到了很多东西,自己虽然是童星出道,但近年来在表演上思考与专注的东西更多,希望能与观众产生共情。

张子枫近期与段奕宏合作拍摄了陈正道导演的新片《秘密访客》,谈及角色,她透露这个人物和《唐人街探案》中的思诺一样,都会有一些阴暗面,自己为了将两个人物区分开也花了很多的心思。未来希望能够接触更多的角色类型,比如可以在镜头前挖鼻孔的,这种角色就很生活化啊,可以接触到社会的底层与方方面面。

张子枫

谈作品:为演好角色给少女之华写了一份回忆录

凤凰网娱乐:颁奖礼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的心情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张子枫:蛮平淡的,到了现场可能会开始紧张了,现在比较淡定。

凤凰网娱乐:作为这次提名中唯一的00后,当时知道自己入围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吗?

张子枫:因为没有被提前告知说有帮助去报名之类的,所以知道这个还挺意外的。

凤凰网娱乐:对于这次拿奖有什么期待吗?

张子枫:没啥期待,我就是这样,因为其他入围的我也都有看,都是前辈,其实我在看到入围照片的时候,就觉得都还蛮有戏的,每一张剧照都蛮有故事,一看就是在角色里面,除了这个角色本身能立的住之外,还有就是她们是很鲜活的,所以我觉得能入围对我来讲,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鼓励了吧。

凤凰网娱乐:在《你好,之华》里面这次是一个人分饰两个角色,你怎么去塑造这两个人物之间的差别呢?

张子枫:她们其实年纪相对来讲是差不多大的,但是周飒然,就是之华的女儿,可能会稍微男孩子气一些,她的男孩子气不是那种女汉子型,她是那种稚气还会在的,然后像小孩一些,不太有主见,比如说我怎么没想到?她就会有这样,包括说话方式上面可能会跟少女之华表演上也会不太一样。少女之华主要就是心事会稍微多一些,她处于青春期那个蒙蒙胧胧的状态,所以可能情绪会更复杂一些。

凤凰网娱乐:演少女之华的时候,需要一些年代感,导演怎么去和你沟通?

张子枫:其实挺感谢岩井导演的,因为他在角色诠释上面,没有给我特别大的压力,大部分就是会相信我们自己,就是你想怎么演,基本上不会给太大的意见或者说你不可以这样子什么的。我当时演的时候其实还蛮崩溃的,因为我一直希望的是,导演可以给我更多的,他想要的是什么,周飒然还好诠释一些,少女之华我是比较疑惑的,我为此给少女之华写了一个类似于日记一样的,因为她本来就是回忆,回忆又是片断式的,然后中间发生的故事其实是没有展现出来的,所以我要把她补全,我要去理解她为什么去递信,她怎么说出的这句话,她喜欢尹川却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而是说我帮你给姐姐递信。为什么她最后可以心安理得的,没有把信给他,直到尹川发现前,就是为了说服我自己,我为什么没有给这个信之类的。所以我写了一个类似日记,也算是回忆录之类的,就是把她的整个情绪给顺了下来,以之华的视角。我知道拍摄已经结束后,有一次有兴趣在去日本玩的时候,有见到导演,就算拜访了一下吧,然后跟他聊天,他说当初选我们演员的时候确实觉得已经是最合适的了,多给我们自己一些发挥空间,就是想看我们怎么去演。

凤凰网娱乐:这种表演方式,比如说写回忆录,是你每次表演的时候都会选择的方式吗?

张子枫:并不是,《你好,之华》比较有特点,她必须得搞清楚,如果是一般拍戏不太写这个东西,就是会做其他方面的准备,比如说性格上面是着重的拿捏点,或者是说其他的那种,我会比较倾向捋大事件,她几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是这部戏的话没有大事件,因为我只饰演了她小时候的部分,性格上我也并没有特别注重的地方,因为迅姐演了我长大的样子,我需要极力的跟她有相似的点在,所以就比较有明确方向了。本来可能有两种选择,一个是小之华的处理方式上面,可以偏成熟一点,安静一些,因为长大之后的之华就是迅姐演的,她是那种虽然小孩的感觉,但是仍然有懵懵的感觉在,其实很多时候还是偏沉下来,毕竟有了孩子,已经结婚生子。所以我考虑来考虑去,还是觉得在小的时候,让她整个人的气势更往上提,更精神一些,然后活泼机灵一些,所以最后是选了这方面。性格上面差不多就定了,剩下可能比较考虑的是一些小动作、小眼神,说话方式可能会经常去靠长大之后的之华。所以,性格上面没有做那么多的功课,主要还是心理的情绪上面考虑了一些。

凤凰网娱乐:所以在片场和迅姐会有很多沟通吗?

张子枫:我其实和她对手戏并不多,大家有看电影的也知道,但是我们也有聊过关于之华跟之南的关系,就是从小时候到长大,我们希望能有更好的衔接。

凤凰网娱乐:所以她这次入围影后,对她应该也是很祝福、很期待?

张子枫:对,肯定是祝福的。

张子枫

谈成长:对于表演的思考更多,专注的点也更多

凤凰网娱乐:作为童星这些年来,你的各种动态都是在大家的关注当中,有时候会感觉有压力吗?

张子枫:压力其实倒还好,但可能会比较喜欢自在一些的自己,会比较喜欢逍遥自在一些。

凤凰网娱乐:从童年时代比较青涩的表演,到现在你需要去树立一个很独立、完整的角色,觉得自己在表演上有哪些进步和变化吗?

张子枫:其实就是思考更多了,专注的点也会更多,尤其是关于度的拿捏上面,其实是每个人在演戏上最麻烦的东西。这个度它可以跨到很大,它不光是说你一场情绪的度,可以是节奏的度,张力的度,可以有很多很多,但这个包括两个人物关系的度,过了不行,少了也不行,其实是最难拿捏的。小的时候可能只是完全靠感觉,大了之后,慢慢慢慢会觉得,为了让人物更立得住,我可能要做笔头上的工作,脑袋要去思考,因为我现在更多的角色是偏学生类的,性格都不一样,但是再大一点之接触到工作类什么的,可能身体上要去实践了,多去感受一下。

凤凰网娱乐:不过到现在你还没有进入到专业的院校去学习,平时演戏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技巧去感知角色吗?

张子枫:其实没什么技巧,然后也有很多人问我说,你有没经历过类似的情节,就包括我现在正在拍摄的这部戏也是,不能说是加工,但就是正常人不太会经历这样的东西。所以你怎么去感受这些,我觉得好像每一个演员,他们的共情能力都会很强,说白了有点类似于换位思考吧,把自己置身于那个的状态下,所以就还好。我很小的时候一直说要相信,现在这么大了,依然觉得还是要相信。你得把自己放进去,说白了你得是这个人。

张子枫

谈“哥哥”彭昱畅:他在《大象》中的表演令人惊讶,真的很认真

凤凰网娱乐:这次来的时候和彭昱畅两个人好像去很多地方一块玩了?

张子枫:也没有很多地方,时间都还蛮赶的,就晚上的时候去了趟夜市。

凤凰网娱乐:你有看他在《大象席地而坐》里面的表演吗?

张子枫:我其实没有看过完整版,但是我有看一些小视频,会有看到他片段的一些表演。我看完片断之后,对我哥的表演还蛮惊讶的,因为完全就是另一个状态,这是我没有见过的,而且我跟他搭戏,我看不到一点这个角色身上的感觉,就觉得蛮好的,应该也是下了挺多功夫,因为他演戏一直是一个认真的人。在这里就不损他,因为我俩每次的沟通方式就是互损、互打那种,我很真诚地说他真的很认真,每一部戏,他的态度,其实我很多时候拍子是被他给带的,才能那么地投入进去演。

凤凰网娱乐:所以自己有勇气去塑造一个像他那种很沉重、很压抑的角色吗?。

张子枫:我觉得蛮有趣的,这种角色我都想挺想尝试,因为他有很多那种长镜头,演的时候可能一直是背,然后总是有一个侧脸,这种我其实还蛮喜欢的,就不一定非得看着我的脸,我才能让你知道我是什么情绪。而且,这样的视觉也很有意思,不是最直观的,观众们可以有各种各样自己对角色的揣摩吧,其实少女之华也是,我演的时候确实思考了很多,我也给她定位了很多东西。那么小的一些小心思,可能某一刹那你有那样的一个感觉,观众其实并不能完全的感受到,但是每一个人他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张子枫

谈计划:希望能演一个可以“挖鼻孔”的角色

凤凰网娱乐:你和同年龄的一些明星他们走的路线可能不太一样,你可能相对要低调一些,自己对以后的路线有什么规划吗?

张子枫:我其实也不是低调,因为每个人我觉得都有他自己比较适合,或者说让他能够待着比较舒服的方式吧。目前为止,我这样子是会比较舒服的,对,因为我……除了演戏能比较放的开,其实很多时候都会容易有些紧类的。对以后的规划,其实就是顺其自然吧,我觉得,目前为止其还是想拍到一些更多自己喜欢的、想拍的戏,希望能看到更多好的本子吧。

凤凰网娱乐:有什么特别想尝试的其他角色的类型吗?

张子枫:想挑战的,我现在特别说我想演一个可以让我在镜头里挖鼻孔的角色。不是那种搞笑的吧,只是一个形象的比喻,其实就是想更生活一些,需要我能去更深入到整个社会里面底层之类的,能了解到、感受到一些人之常情吧。

凤凰网娱乐:接下来有什么工作计划吗?和段奕宏合作的新片《秘密访客》好像刚刚曝光海报。

张子枫:是的,不过段老师已经杀青了,而我还在拍,颁奖礼结束之后,我还要回去继续拍,但我也快杀青了,差不多在颁奖礼结束的三四天以后吧。

凤凰网娱乐:可以透露一下这个角色的一些相关内容吗?

张子枫:其实有看过海报的人,大概就能感受到整个片子的氛围,和故事的内容。其实这个角色,我一开始是会比较担心跟之前《唐人街探案》里的思诺比较像。因为《唐人街探案3》也要拍了,所以我一开始有担心说这两个角色会不会冲突,我怎么才能去避开她们的相同之类的。但后来在拍摄时期是没有想那么多,因为她们是完全两个不一样的个体,而且每一个人会有每一个人的故事,非得说共同点就都是会有阴暗面在的。但阴暗面不是指一刹那的,而是人性普遍都会有的,可能都会有超出年龄的成熟感在吧,其他的都还好。

评论 0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