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揭秘比特幣地下江湖:海外搬磚和場外交易

9月4日,七部委聯合叫停代幣發行融資活動,奏響了監管的第一聲號角;一周前,監管層再落重鎚,要求境內比特幣交易所制定無風險清退方案,於9月底前關停。

自監管新政下發之後,比特幣轉瞬喧囂不再,規模龐大的財富洪流突遭閘口關閉,那麼,大量比特幣玩家未來又將如何兌現手中依然價值不菲的虛擬貨幣?

據了解,對ICO項目而言,因不甘代幣回購價格低於買入價格,很多投資者仍攥有代幣。抱着對海外ICO的憧憬,他們翻到telegram這樣的國外社交通訊上,追蹤打探項目方的進展。

對傳統的比特幣市場而言,中國交易平台已不能充值人民幣,虛擬貨幣與法幣的交易也被叫停,如何套現手裡的虛擬貨幣成為玩家的難題。

據騰訊科技了解,已有投資者試水可盈可樂(coin cola)這樣的場外交易軟件,用戶自己評估風險、掛單賣幣。目前已有比特幣平台涉足這一領域。

揭秘中國比特幣地下江湖:海外搬磚和場外交易(多圖)

而更多的人還是希望降低風險平安套現,把比特幣拿到國外可兌換法幣的交易平台出售,再將所得美元收入最終轉入國內人民幣賬戶,完成兌現並賺取差價。

這種轉戰海外的交易方式被玩家稱為“搬磚”。

比特幣“西遊之路”上,老炮和韭菜回到同一起跑線。但面對新的技術與知識壁壘,比特幣的“西遊”之旅註定關卡重重,投機不再是容易的事。

很大程度上,中小投資者的比特幣海外交易還停留在構想層面。虛擬貨幣市場的兌換匯差變化、國外交易平台認證程序、電子錢包綁定風險、以及提幣的繁複環節與多項手續扣費,都成為一道道很難跨越的關卡。

第一關:組織、平台和騙子

黃鵬告訴自己,不能錯過比特幣的第二次機遇。即將過去的夏天,黃鵬趕上了最後一波泡沫,“掙到了半個年終獎”,他說, “第一次機會沒早抓,第二次機會不能錯過了。”

監管層的風暴讓黃鵬竊喜,他認為玩家基本都站在了同一個段位上,瞄着國內國外的幣差,“誰的磚搬的漂亮,誰就賺了。”

此前,黃鵬加了“小秘圈”,下載了知識星球,鋪墊了海外交易市場的信息情況。“還是不能脫離群眾”,黃鵬很快產生交流的需要,於是他走到了轉場第一關——“找組織”。

QQ、微信等國內主流通訊工具上的場外交易群入不了黃鵬的眼。“上面多是發問的,沒有帶頭大哥。”黃鵬想進“telegram”,一種國外的即時通訊工具,私密性好,更方便幣圈投資者交流。他告訴騰訊深網,安裝telegram需要翻越簡單的技術壁壘,進入這個圈子后更容易“玩”場外市場。

黃鵬很快在telegram上找到了各路組織。令他驚喜的是,通過網絡搜索相關群鏈接,就可以在telegram上直接添加進群。

根據場外群里的討論內容,黃鵬首先瞄準了一家平台coinbase,這是一家正規的可提現平台。黃鵬提交了護照信息(認證環節的必要選項),此後反覆歷經照片提交不通過、下載google認證APP失敗,耗時2個多小時完成了認證工作。

當終於走到“添加支付方式(payment method)”的步驟時,黃鵬的coinbase網站界面彈出了一個窗口,提示中國買家沒有資格進行此操作。黃鵬很氣憤,覺得自己被騙了,“telegram里也什麼人都有,很多人自己不投入時間成本,就是拋出誘餌,然後來問你結果。”

他不是唯一被騙的人。老炮阿金告訴騰訊深網,群里有投資人問“BITTREX的美元怎麼提現?”,隨後就有人說了句招商銀行香港一卡通可行。“我真的信了,還跑去問招商銀行的客服,結果發現行不通。”

BITTREX是首批獲得美國紐約州比特幣牌照的平台機構。目前,這家公司並不提供法幣與虛擬貨幣的買賣業務,僅支持幣幣交易,添加的也是電子錢包類產品。根據官網內容,此前的電匯等服務都取消了。

阿金感到吃力。他坦言,儘管在幣圈闖蕩很久,不過海外場需要太多新知識,“不僅要精明,還要英語好,有各種知識儲備。”此前阿金也加上了telegram,憑着職業經驗很容易看出telegram里的作妖犯:裝大尾巴狼的、攪渾水的、還有那些聲稱韓國代辦人民幣的掮客,“這種掮客行騙成本太低,肯定有韭菜跌上面。”

讓阿金失望的是,一直沒看到“帶頭大哥”的身影。實戰派黃鵬準備做自己的“大哥”。“感覺這麼多年讀的書還是能用上”,黃鵬英語不錯,又是計算機研究生的出身,這些都是玩海外場的“硬裝備。”他坦誠,此前入行晚,沒有先發優勢,“現在監管風暴驟來,大家都很茫然,壁壘多,是搬磚的好時候。”

第二關:登陸、套現

黃鵬最終找到了自己的“普利茅斯”,“就是之前的btc-e,我瞄上了它的新分身——wex.nz。” 選擇wex.nz“登陸”,是一步險棋。

2017年7月底,美國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對比特幣交易平台BTC-e處以1.1億美元的罰金。據悉,BTC-e違反美國反洗錢(AML)相關法律,利用虛擬貨幣交易與犯罪人員串通,從事勒索軟件、計算機黑客攻擊、隱瞞盜賊身份、謀划退稅詐騙活動、毒品交易等。

BTC-e是一個法幣與虛擬貨幣的兌換網站。2011年至2014年期間,該網站盜取了總價2.96億美元的比特幣,受害者包括世界最大比特幣交易商Mr.Gox。被處罰后不久,BTC-e的官網就關閉了。

Wex.nz被看作是BTC-e的”轉世”。在其官網首頁的右側交流群,如今交替出現中、英、俄三種語言,基本上都是歡迎外國友人加群的邀請內容,以交流提幣信息為目的。該網站聲稱有三種有四種優勢:自動模式下交易、24小時附加美元存款、即時存取、美金提款72小時內。

選擇這樣一個平台登陸,黃鵬有着自己的考量。

“註冊很方便,驗證碼都不用。”黃鵬說,在所有的嘗試中,wex.nz的註冊最方便,認證流程簡單,無需重複填寫,時間投入少。“最關鍵的是中國用戶可以在網站上直接進行提幣。”黃鵬對騰訊科技表示,他並不看好wex.nz的信譽,“很多正規平台已經向中國關門了,或者設置複雜認證程序,只好走捷徑。”

但在這條“捷徑”前方,還將有4個關卡等着他的比特幣,每過一關,就要上交一筆手續費,套現收益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縮水。

第三關:失血歸途

黃鵬的搬磚之路,可謂一條失血歸途:層層手續費、低私人匯率、匯兌損益……

比特幣每過一卡,就得被割一回肉。

在Wex.nz上,黃鵬以4106美元的價格賣出一枚比特幣,這枚幣是他幾日前從國內交易平台上提到私人錢包的,價格為21500元人民幣。扣除0.2%的交易費用(8.2美元)后,黃鵬實際得到4097.8美元,第一筆手續費開始產生。

變現法幣后,黃鵬要把錢從Wex.nz提到自己的美國賬戶上。網站留給他的選擇有三個:wex.nz code,AD Cash以及Perfect Money,第一個是網站自有,手續費為0%,后兩個是第三方的電子錢包,手續費均為5.5%。

黃鵬選擇了Perfect Money,第二筆手續費支出產生,共計為225.4美元(PM USD),他還剩下3872.4美元。

Perfect Money是電子錢包,不同國家的用戶可以關聯自己的賬戶,再進行買賣行為。目前Perfect Money(包括AD Cash)不能直接關聯銀聯賬戶,從Perfect money到國內賬戶,之間繞不開“exchange”的關卡。而早在2012年,Perfect Money的用戶在充值時還可以關聯銀聯賬戶。

黃鵬告訴騰訊深網,Perfect Money和很多exchange都有合作,可以把錢轉到exchange上,之後由exchange打入個人的支付寶或者銀行卡賬戶。

根據perfect Money的提幣規定,認證用戶的提幣手續費為0.5%,未實名認證用戶的提幣手續費為1.99%,黃鵬屬於未認證用戶,這樣完成了第三筆手續費支出,為77.1美元,還剩3795.3美元。

黃鵬使用的exchange“第一兌換網”,網站支持關聯支付寶、銀行卡,提取到銀行卡一般需要2個小時,最快10分鐘到賬。手續費僅為1%,50元封頂。

“exchange兌換網站有手續費就算了,可怕的是極低的匯率。”黃鵬說。

在與客服的聊天中,騰訊深網得知每一次可以提取的限額為10000人民幣,提取數量按照1 美元(PM USD):6.2元(人民幣)的標準進行。當日,美元兌人民幣的國際中間價為1:6.59。

黃鵬手中的PM USD最終以23480.9元人民幣的形式回到了自己的支付寶中,手續費支出為50元,匯率造成的損失為1465元。第四筆手續費和匯率損失產生。

當黃鵬從國內交易平台提幣到私人錢包時,比特幣在國內主要交易平台價格為21500元。一番西遊之旅后,黃鵬的比特幣折現為23480.9元,搬磚套利1980.9元,期間在各個關卡損失共計318.9美元和1515元人民幣,按照中國銀行美元買入匯率折算后共計損失3559.4元人民幣。

“其實不如就場外交易了,搬磚套利過程還是受限太多。”當日,國內流行的場外交易網站coincola的交易價格為1Btc兌換23000元人民幣左右。黃鵬發出了上述感慨。

不同於普通錢包提供的社交服務以及純線下交易,coincola這樣的場外交易平台,類似於一個平台上的P2P交易。

賣家掛單之前,要將相應的虛擬貨幣提交到coincola平台錢包上,一旦有買家應單,平台會先凍結賣家的虛擬貨幣,待買家以微信、支付寶等支付形式,把人民幣成功打給賣家后,平台會將對應虛擬貨幣劃撥給買家。

某ICO項目人士告訴騰訊深網,他對coincola這類場外社交平台的態度已經開始扭轉,抱着試試的心態來體驗。他認為,盡量別留比特幣在這類法人實體模糊的平台上,可以做些蜻蜓點水的嘗試。對於搬磚,他認為目前還是有操作空間的,畢竟信息不對稱。

黃鵬不再這樣想。“一趟折騰下來,太費時間,影響私人生活。除非是大額的,不然還是場外交易更方便。”他對騰訊深網表示, “前後花費了3個多工作日的時間,才那麼點利潤,換算成時薪太低了。

場外交易和海外ICO

揭秘中國比特幣地下江湖:海外搬磚和場外交易(多圖)
黃鵬不想再折騰了,決定放着比特幣等待下一個波峰。

老T目前也是這個打算。作為一個富有極客精神的幣圈老炮,老T前些天在群里分享了一篇文章,大意是比特幣被腰斬上百次還未消失。他告訴騰訊深網,自己先穩住,多收集行情,未來還是會上浮。

前述ICO項目人士也依然充滿信心。他告訴騰訊深網,長遠來看肯定會漲上去,值得繼續持有。

此前已經空倉的玩家阿誠,近日辦了香港的銀行戶頭,仍在繼續瞄準市場走向。

“海外ICO也需要很好的英語和計算機知識背景”,黃鵬不想再折騰比特幣了,“關注這塊可能比搬磚更有奔頭。”

量子鏈給了黃鵬希望。“9月5日,七部委下文第二天,很多都跌了,量子鏈日成交額居然將近5215 萬元,在上漲。”黃鵬告訴騰訊深網,在海外的比特幣圈遊走了幾日,覺得ICO市場比國內要更真實理性。

目前黃鵬還攥着一些ICO項目的代幣,“很多二級市場買來的,原價退毫無意義。”

黃鵬在telegram上見到了很多“戰友”,開始遊走在UG Chain、All coin、幣安等多個ICO項目與平台方群,也加入了Ripple XRP這樣全英文討論群組。

他告訴騰訊深網,圈子有人說孫宇晨的團隊去了韓國,自己對海外ICO還是有期待的。

除了項目方,平台也在擴容海外業務。

知名比特幣交易平台比特幣世界就涉足類似coincola的場外社交業務。騰訊深網發現,登錄該網站無需VPN,註冊與認證也相對簡單,無需提供護照,尚未排除中國用戶。一位業內人士對騰訊深網表示,“該網站主體大概率是在海外註冊的。”

9月前後,包括中國在內的主流國家相繼掀起針對比特幣市場的監管風暴。9月12日,日經新聞報道稱日本政府預計將在10月份頒布針對數字虛擬貨幣交易的監管規定,內容涉及虛擬貨幣賬戶規定、如何界定ICO。

更早的8月份,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在一份信函中稱,由於交易的匿名性,ICO在洗錢與恐怖分子金融風險面前易受利用,巨額錢財可以短時間內完成轉移。MAS稱,如果數字代幣被認定為受用於新加坡證券財富相關規定的產品,將規定其定價標準。

美國的監管也呈現出從嚴趨勢。SEC已經在官網放掛出了針對代幣投資者的指導內容。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被SEC列為買家考慮因素的條款,是認定投資騙局的衡量標準。此前,SEC已經規定,想要發行代幣融資的公司,必須在遵循聯邦證券法的框架下,按步實施。

面對ICO的全球合圍之勢,黃鵬也有隱憂:將來國外ICO市場會不會把中國用戶隔離在外?

发布者:枫叶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ababbs.net/14384.html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