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寶強再談離婚:別把老實人逼到極限 也是沒辦法

人物周刊:活的理由?你想過離開這個世界嗎?

王寶強:最痛苦的時候也會有吧。但想到自己的父母家人,覺得還是要為他們活下去。

人物周刊:為責任而活,不是為自己活着?

王寶強:為自己活的話,我會過成現在這樣嗎?肯定比現在舒服得多。

人物周刊:在明面上生活,也是做明星的一個代價。

王寶強:對。當然,你得到觀眾給你這麼多的掌聲和榮譽,那麼你就要解釋自己,給自己一個自律。這個事情是應該的。你要做公眾人物,一定要有一個好形象,你不能做一個壞的代表是吧?那你直接這碗飯就沒了啊,這個社會也不需要這種負能量的人。我覺得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為了讓大家看到一片陽光,而不是黑團是吧。

人物周刊:有時候你也可以選擇,選擇讓渡多少私人空間出來。

王寶強:是這樣的,得分事情,有些事沉默是金,有些事情是永遠不要去說,這不是絕對的。我覺得任何一件事都有一種方式去處理。我不是一個死板的人,我的處理方式是比較靈活的。

人物周刊:那背後考量的主要因素是什麼?

王寶強:還看是什麼事情。

人物周刊:離婚這事,如果是我,可能就沒有這個勇氣。

王寶強:實際的事情比想象中的更可怕。我沒辦法詳細說這個事,明白就行。別把老實人逼到極限,也是沒辦法了,我必須這樣,用這樣的方式去處理,因為我是一個比較坦率的人,我沒做錯,也不怕別人來誣陷我。我也不怕自己會完了,事實是怎麼樣的就是怎麼樣的。幹了,你就別躲避,對吧,應該站出來面對,逃避不能解決問題。邪不壓正,正的人永遠是站在前邊。

50歲前把能做的都做了,允許自己再重新開始

人物周刊: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受觀眾喜歡?

王寶強:最重要的是,你這孩子誠實。無論是演的角色,還是我自己,看我的採訪,每個人都能感覺到你的坦誠,跟你在一起覺得安全,又覺得你做事很認真,相信你呈現出來的東西不會差。他們都看過你的作品,知道你如何做人,所以說你做出的事不會差。

人物周刊:跟娛樂圈的大環境相比,就是一股清流。

王寶強:我個人不覺得娛樂圈就是壞,也不覺得別的地方確實就是好,因為娛樂圈是明處的。話說回來了,好與不好,還是在於個人本身,如果真那麼黑暗,我還怎麼再去生活?其實就是一個道理,你不能因為大家誇你罵你,你的戲就不敢拍了、不敢演了,事情不敢去做了,這樣就說不待娛樂圈?別的圈子也不是那麼純粹嘛,不要太早給自己下定論。

人物周刊:以前你在魯豫的節目里說,你是一個禁得起誘惑的人。

王寶強:是這樣的。因為有金錢的誘惑,人和人之間有各方面的慾望,可能都會有過。但是你在這個情況下,能把持住就把持住,如果掌控不了,你會瘋的,慾望會越來越大,這個情況會傷害你,所以我不希望我自己的東西來得太快。

有自己的工作,有一個創作班底,有我的員工,我希望他們能夠讓自己過好,也希望他們靠能力提升自己的價值,就像一個大家庭,這樣其實就挺好了。人就是要轟轟烈烈,不用怕。你想想人有多少年,就這幾十年,你還不去拼搏,不去打,不去努力,當你老了,再說後悔也干不動了,慢慢就成廢人了。那你在精力旺盛、還能打能拼能闖的時候,就做公司、當導演當演員,這個東西干好乾不好都沒關係,最重要你敢去做。

就像我們老家那時候去少林寺習武,我們這小夥伴很多人說去,可是都沒去,就我去了。幾年以後,我拍了《天下無賊》回來,很多人就說“我去了我也能當明星”,他們不知道我背後經歷了多少對吧?話說出來你又後悔。那時候我跟我爸討論過這個問題,我說我想拍電影、想拍武打片,我爸說你喜歡就去學,你不能18歲才去,人生有幾個18歲?18歲一過,你想練武就練不出來了,骨頭都硬了。一旦錯過這個年齡段,什麼都沒了,上學也是這個道理。所以我想在50歲前,把能做的做了,允許自己再重新開始。

人物周刊:你會不會覺得,現在說這些話的你很像某個時刻你的父親?

王寶強:像。我爸就是說這樣的話,你去闖,成功不成功都不重要,你不後悔,別埋怨我們父母沒支持。你在外面闖什麼樣我們不管,但是你照顧好自己,家永遠給你留着。只要你一天在外面,我們就一天有盼頭。

那時候我自己在外邊跑龍套,到處找工作,給人家送資料,我就想到我爸,你說我爸不願意我好嗎?他也願意。其實真的能做出來的人是有限的,很難,但是你必須自己去努力,我一定要讓大家佩服。從小我爸對我比較嚴格,我特在意我父親的感受。我拍《盲井》拿了金馬獎、拍《天下無賊》之後,我爸才真誇我。

人物周刊:他怎麼誇你?

王寶強:他說知道我在外面不容易,沒想到這幾年這麼快啊,就拍電影了,還和劉德華一起拍,這不是說說就能做到的。我以前有和我媽說,要拍電影賺錢,到時候給他們蓋房子,讓他們過最好的日子,沒想到說的都兌現了。我拍《盲井》,那時候賺了兩千塊錢,就拿一千五買了麵糊,還了幾百塊家裡欠的賬,後來我哥結婚又借了幾千塊,一共下來有一萬多吧,我拍《天下無賊》又一下子還清了。我再拍電視劇,就給父母蓋房子了。

那之前,我父親一直說我媽慣我,他就特別看不慣。我記得以前要是我想吃煎餅啊水餃什麼的,我爸就會看不慣,他會打我啊,說慣得沒人樣。我爸是比較嚴厲的,但是回過頭來,其實自己在最困難的時候,父親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人物周刊:看《爸爸去哪兒》(在線觀看)時,感覺你也是個很慣孩子的父親。很久沒看到自己的孩子了?

王寶強:嗯。

人物周刊:知道他們在哪嗎?

王寶強:知道我能不去找嗎?

人物周刊:你之前也說過,工作可能有高潮有低潮,但家庭總是那個穩定的港灣。現在感覺你是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

王寶強:我現在沒家了是吧。(笑)我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2016年我就在拍這戲,然後承受了這麼多的壓力、打擊,我覺得自己九死一生似的,後來又一點一點活過來了。這個過程太困難,我不願詳細去描述這個痛苦的過程,也不想讓大家知道這個痛苦,我希望大家看到的還是原來的寶寶。過都過了,人不能一直活在陰霾當中,不能一直活在痛苦中吧,那怎麼出來見人?我覺得我就是不會在困難面前低頭,也不會讓他們把我擊垮,我就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相信還會更好,明天會更好。當下能做的是什麼,就是把眼前的事做好。你眼前事都處理不好,做不好,那還怎麼做?

人物周刊: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有人覺得,你以後再塑造那種單純好運的喜劇角色,可能不太會被觀眾接受了,你怎麼看?

王寶強:我覺得還是一句話,你拍電影夠不夠真誠。你們的心思是這麼想的,但我不是這麼想的。話說回來,到今天我也沒做錯什麼是不是?人生中,你也不知道今後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但事情發生了,得學着用樂觀的心態來面對,自我調節。不能說因為我個人的情況,影響大家付出的心血,大家都在賣命,都在工作,這是一個大家庭的事,所以我一定要站起來。

推薦

立即分享

内容不错!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