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银行工作7年的3次残酷亲历: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

16

NEW Ba

一个行业做久了,会在身上烙上印记的,不管你认不认同。

银行柜员身上是什么?

客气?有礼貌的疏远?不,是深深的不敢信任。

晓雯十分认同。

在一次夜行的列车上,对面的大姐打量了她好一会,跟她搭话:“姑娘,你一定是在银行上班的!”

她微微一愣,点头认了。那时她在银行柜台工作了七年。

几年后,一次饭局,一堆的陌生人。居然被人追着问:“你是在银行工作的吗?”

那时,晓雯刚刚离开银行,转了行。

职业的烙印刻进了骨子里,那么的深,是用教训一笔一划刻进去的。

晓雯入职被分到了分行营业部的柜台。

师傅教她的第一节业务课:“一笔一清,人走章锁”。

营业场所,所有的业务在全方位的球形监控之下办理。工作的录相、录音被后台各相关部门定期回放检查,个人名章、业务用章胡乱放在桌子上就离开,是一定会被批评,甚至处罚的。

感觉不习惯。

因为不爱说话,别人在聊天的时候,她倒是把各种规章制度认真地读了又读,对照师傅的做法,一点不走样地执行着。

营业部的师傅们很喜欢这个不太说话,做事麻利的女孩子,常常叫她帮忙。但是,师傅们一定要求她自己盖章,对自己做的事负责。

师傅们大概不信任初出道的她吧?晓雯心里是这样想的。

肖勇的事,改变了她的想法。

肖勇被录用到支行。

这个小伙子以前在企业是做销售的,分行的意思是先放在柜台熟悉一下业务,打好基础就准备转入银行的营销团队。

晓雯跟他不熟,只是听师傅们议论,说这个小伙子跟人说话时,眼色总是很闪躲,怪怪的。就记住了这个人。

支行的氛围明显比分行轻松,上班时,大家说说笑笑,你帮我盖章,我帮你点钞,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只有在分行来检查时,才收敛了种种玩笑。

肖勇在支行人缘是极好的,肯帮忙,肯吃苦。有什么业务要跑分行,他都很积极申请外出。到了分行,姐长哥短的,嘴巴很甜。全行上上下下,没有不认识他的。

事情是一个客户在跟办公室主任聊天时暴露出来的。

客户说:“你们那个肖行长……”

四家支行,没有一个行长姓肖的。

看到客户拿出的名片上印着“肖勇行长”字样,主任觉得哪里不妥。

谈话、教育、会计部上门查凭证,查账,警方上门。

结果是:私自印制自封行长的假名片,上门高息揽存,开具假存单,私吞客户款项。

肖勇利用同事的信任,在一本空白定期存单上分别盖上了同事的私章、储蓄公章。然后,利用各种机会,私自上门收款,用打印机在真的存单上面打了假的信息给客户送上门。

支行的经办、复核、储蓄主管和支行行长,全部受到牵涉。

为什么双人临柜?为什么一笔业务里有经办、复核和授权?因为业务的特殊性,工作上要求不能相互信任。

白花花的,别人的银子,每天,在自己手上数来数去,转来转去,难免眼热,说不定哪天,两个当班的柜员眼色一对上,就双双起了坏心。

晓雯突然就理解了师傅的要求,也理解了银行里同一部门员工严禁拍拖的不成文规定。

如果真的两情相悦,必是要调到不同的支行或不同的部门。

必须防火、防盗、防身边人。


徐工是晓雯的朋友,分行的IT骨干。话不多。每次到分行营业部,做完自己的事就走。偶尔留下来,喜欢跟晓雯探讨业务上的问题,意简言赅,直奔重点。

就在他从省城参加完业务培训回来,被银行开除了,且列为金融行业内黑名单。

事情是这样的:分行新开第5家支行,IT部门派他去做现场技术支持。测试时,他用自己的名字开了一个账号,存了10元。然后,写了一个小程序放进系统里,指定这家支行的存款达到一定的金额时,启动一个计算程序,用存款的积数(注:税数是按实际天数每日累计的账户余额)算出一笔利息,自动转入指定的存款账户结息。

银行系统自动记账后产生的会计科目:

借:利息支出-活期储蓄存款

贷:储蓄活期存款

客户没有损失,他没有挪用存款,只增加了银行的利息支出这部分经营成本。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

他试着取了几次款,非常顺利。于是,放心地去省城参加培训了。

培训前的那次取款,正好被支行的主任遇到。想起这个测试账号,在复查传票时,就顺手从系统里调出了这个账户的流水。

一看之下,主任整个人不好了。

账户的起存金额是10元,非正常计息日,一直有利息收入。

当时她的感觉是系统有问题。又顺便抽查了其它客户的账户,均没有异常。于是反映给分行。

分行IT部主任收到报告,整个人也不好了。

钱不多,总数3000多元,但性质特别恶劣。

晓雯知道他被开除,整个人也不好了。

还能愉快地在银行交朋友吗?

不但不能愉快地交朋友,如果付出信任,收获的不仅仅是伤害。

这是晓雯十分不愿意提及的。

那次晓雯被临时安排到支行储蓄柜台替班。

储蓄柜台的上班时间是每天8小时,中午不间断服务。早、中班交接的时间是安排在中午。通常那时候基本没客户,会计柜台休息,大厅里人十分安静。

支行的小王休完产假回来,跟同事换了中午的班。

跟早班交接完后,小王兴致勃勃地跟晓雯聊起自己的孩子。

不远处的经警,在他的岗位来回的走动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支行的柜员,跟经警相处十分融洽,亲如一家人。

经警,全称“经济民警”,是退伍转业,政府安置到银行工作的小伙子。这些人年轻,枪法准、反应快,遇事冷静,心里素质特别好(其中不乏特种兵转业的)。感觉他们擒拿格斗、飞檐走壁都不在话下。

每次在营业厅看他们穿着防弹衣,带着枪执行运钞任务,晓雯倍有安全感。

分行的师傅表面对他们很客气,但心里十分防备他们。

营业时间,存放现金的二道门,一直严防死守,不放他们进去。如果真有需要进二道门,要分行保卫部的审批,以及保卫科长陪同,才能进入二道门这个禁区里。

师傅强调说:“不要跟带枪的男人开玩笑!”

同事们哄堂大笑,说有这样教徒儿的吗?

晓雯十分不理解。经警也是银行的一员啊!

小王她们也是。

所以,支行的经警跟柜员,真的亲如一家人。

中午时分,营业厅很安静。

晓雯低头整理钱箱,听小王有一搭没一搭讲她的宝宝。

一辆小车很突兀地开过来,直接停在正对大门口的地方。

几乎同时,二道门被经警拍响。小王大概还没有从产假中恢复上班的状态,边聊天,边随手按了开门键。

经警进来,对着小王扣动了手中的枪,好像一个玩笑。

晓雯感觉没有听到声音,只看到小王姿式很奇怪的一下子整个上身砸到柜台的桌面上,停止了讲话。自己转身的瞬间,左胸剧痛,眼前一黑,软软地瘫在椅子上。

亲如一家人的经警,沉着脸转身击掉监控的探头,拖出钱箱,十分淡定地走出了营业厅,上车。没有一点慌张,好像执行一次正常的运钞任务。

晓雯躲过一劫,是因为心脏在右边,异于常人。而小王,竟成了永远。

岁月静好,却再不敢托付。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