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装着冥币的钱包我吓得魂不附体,没想到这冥币却救了我一命

12

NEW Ba

这个故事就从我过马路说起吧。

那天正好是立秋,天气还是很热,并没有转凉的意思,不过下了小雨。我从报社骑着我的捷安特自行车回家,我家住在穷人小区,虽然我们那儿经济还算好,我旁边还有一个叫盛锦园的小区,是高档小区,我进都没进去过。走到北马路的时候我在马路中间我看到了一个黑色的钱包,我看旁边并没有车,所以赶紧骑过去,弯下腰去捡,我捡起来打开一看,赶紧扔了,一下子骑车子飞奔过马路,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一辆大车从马路上呼啸而过的声音,就在我刚才停住的位置上。

我没敢停留,赶紧飞奔回了家,等到回到家里关上房门,冷汗还在不住地往下流,因为我看到的那个钱包里装的居然是冥币,红色的和人民币几乎没什么分别,只不过毛爷爷变成了阎王,中国人民银行变成了中国天地银行,连面值都居然都是一张一百的。

其实我也不是贪心,但是一来马路上出现一个钱包谁都会捡的,二是我真的没钱,有钱的话我就不用住在这儿了。毕竟我是实习记者,工资什么的都不上标准,存车子的钱都快交不起了。

正好第二天我休息,车库大妈就催我交停车钱,我跟车库大妈说一年一百也挺多,能不能下个月再交钱,我本来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乐了乐,居然说行,而且还帮我垫上了,要知道她本身也是十分困难的。车库大妈不是管车库的,她只是帮着管车库的人收钱看车子的,而自己住在一个铁皮车库改的房子里,我没忍心让她垫,还是把钱交了,那天我没什么事,大妈还请我去她家里坐,说我和他儿子像,个子都不高,我居然去了。

她家里实在是太困难,她的家里用的是电灯泡,由于是铁皮车库,所以一整天都见不到阳光,灶台和屋子都是一起的,一边是灶台一边就是床,没有卫生间,她去上厕所可能只能去车库旁边小卖部家里,我猜的。她说她是和儿子住在一起的,但是儿子出门打工了,所以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在家,不过他说她也马上就不住这地方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本来不告诉别人比较好,但是觉得我实惠,就跟我说了。原来她的儿子在工地打工,三年来攒了八万多块钱,明年再干一年就可以去买一个单间母子俩住了,我很为她高兴,还恭喜她了好一阵,她还给我看她儿子的照片。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怎么也没成想,她的儿子我居然认识,认识的方式还很特别,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我虽然是实习记者,但是我们家报纸重视时效性,所以新人总要被派去现场锻炼,上周我和一个师兄就一起去报道过新闻,那个新闻让我做了将近一周的噩梦,因为我第一次见到死人。

那是一个工地上的跳楼事件,一个工人从还没有竣工的高楼脚手架上跳了下来,跳楼的具体原因还不知道,据传言是老板拖欠工资,但是经过查证,他跳楼的这件事发生在老板把好几年的工资一起结给他之后,所以他跳楼的原因也就不明不白了。这件事我不是很关注,我受不了的是看到那个死去的工人,警察来的时候他的尸体正在被抬走,他的脸居然没有摔烂,但是半边脸塌了下去,脖子窝着,脑浆就留在地上,眼睛还睁着,我看了一眼,就吐了出来。


但是即使我看了一眼,我也知道那就是车库大妈的儿子,因为那一眼的印象实在太深了,那样的一张脸,我不会再看到第二张了。

看着大妈开心的语气,我就知道她并不知道自己儿子已经死了的事实,我也没敢告诉她,毕竟她岁数也不小了,我怕她受不了这种刺激,我坐了一会就走了,走了的时候她笑嘻嘻地送我回去。我看着她笑,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三天我就去上班了,早上师兄跑到我身边,跟我说工人跳楼的事情,原来那个工人跳楼的原因不是他的老板不发给他工资,而是工资发跟没有发的效果是一样的,因为那些钱都是假币,打眼一看根本看不出来,但是根本过不了验钞机。工人当然不服,就去找老板理论,老板说他给的明明是真钱,假钱肯定是他自己掉包了,工人一没有钱,二没有关系,文化水平还不高,不懂得用媒体和法律维权,心里一上火,居然就从楼上跳了下去,那八万块假币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我刚听完,脑袋里就出现了车库大妈的形象,她可真可怜,还等着儿子给他买新房子呢,可是儿子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当时我心里有一个念头,要是我能执行法律,一定要杀了这个老板。

师兄讲完,看我想得认真,就乐了,他问我是不是想杀了那个老板,我点点头,当然了,是人都会想杀了他。

他又接着说,这个世界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根本用不着人动手。他说得莫名其妙,我当然要追问下去,追问下去才知道原来那个老板已经死了,就在前天的下午。死因是出车祸。我觉得很好奇,毕竟这也太巧合了,所以继续听,原来那天下午他的车坏了,居然心血来潮不知道问谁借了一个捷安特自行车骑回家,骑到北马路的时候不知怎地就出了车祸,被一个吉普车撞飞了,死的时候手上握着一个黑色的钱包,里面是空的。

他家就住在盛锦园。

我听得忽然起了一身冷汗。难道,冥币是那个工人的鬼魂弄的?难道,那天我差一点就做了那个老板的替死鬼?

可能那天他本来要找的是那个老板,但是我也一样骑了一个捷安特自行车,所以他认错人了,就在我捡起钱包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认错人了,所以冥币显了原形,让我逃过了一劫,之后那个老板过马路的时候以为捡到的是人民币,所以他死了。

知道了这些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照顾车库大妈的义务,所以下班之后我又去找她。她说就在昨天我走了之后,晚上的时候她的儿子回来了,他说一年之后就接她去住大房子,还给她带来了一个小黑箱子,黑箱子里面装了八万块钱,儿子说先攒着,不许动,所以她就都放在床底下了。我知道她的儿子早就死了,说不定是她做梦,但是我却又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个黑箱子躺在床底下。我想可能是儿子死了之后放心不下妈妈,所以才托梦给朋友回来探望送钱的吧。

后来我一直帮忙照顾她,也总和她说她的儿子可能最近很忙,等过一阵马上就会来接她去大房子的。有一天我趁着她不注意,把箱子偷偷打开,却发现里面居然全部都是冥币,总共有七沓半,一沓一百张左右,我觉得应该有八沓才对,我想,少了那半沓应该在死了的工地老板手上,而它们差一点就到了我的手上。

一年之后,我的实习结束了,我成为了正式的记者,大妈有一天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她并没有心脏病,我也从来没有听她说过自己心脏不好,反正她就那么去了,死的那天是中午,暖暖的。我到了下班才发现她的尸体,那时候她都死透了,嘴角还挂着笑。

我帮着把她火化了,她走了之后,我把那个黑箱子又拿了出来,里面的冥币都消失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