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男友私奔以为日子会变好,没想到这却是两人一生痛苦的开始

6

NEW Ba

周末单位聚餐,馥芬有些发愣,清灼的眼神纵是迷茫空洞也惹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馥芬的美人见犹怜,长得打卷的睫毛下是双水水的大眼睛,皮肤白皙瓷实像鲜果般饱满。最惹人的还是一头黑亮润泽的长发,散着一种古典美的风情。

眼见部门经理田野就要朝自己走过来,馥芬快速离席,逃离了那乌烟瘴气的拍马场。微凉的夜色多么撩人,馥芬深吸口气,决定踏着月光步行回去。

路过“长亭书店”,馥芬有些晃神,一转眼多年过去,这个学生时代的书店几经拆迁居然还在。

富西巷幽深僻静,一条黑影猛地窜出,吓得馥芬失声尖叫,哦,天哪!原来是条野猫。

大门“吱嘎”一声地被推开,馥芬回到房中还没来得及换鞋。孟兰就阴郁着张哭丧的脸,把门摔得震天响,“你个贱逼妮子!这么晚死哪去了?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臭不要脸的!说!又去哪浪荡了?”

馥芬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盯着孟兰,极度厌恶冷漠地说:“我不想吵架摔东西,请你出去!”说完一头栽倒在床,毫无生机。

孟兰原本还想继续刻薄叫嚣几句,看馥芬一副懒得撒谎的模样,于是讪讪地走开。

馥芬好累,她懒得和任何人斗志斗勇、唇枪舌战。她好渴望有一个温暖怜悯的怀抱将自己包围。眼眶发痛却再不愿落泪,被窝里的馥芬终究沉沉睡去。

六点被闹钟吵醒,馥芬爬起来晨跑,挥汗如雨时耳旁忽然响起昨晚的辱骂。好吧,做孟兰的女儿就该去死。

骑着单车的女子,微眯双眼,发丝飘散着好似一副文艺画面。

“嘭”一声两车相碰,对方低声埋怨,馥芬呆愣愣的好似吓傻了。

她终于忍不住朝一个背影追去,追而不得的馥芬回到马路边上扶起变形的单车,终于落泪。

时光倒退到十一年前,中考结束,十五岁的馥芬偷偷跑去网吧,开心得像枚小仙女,黑亮的短发云一样盘在头顶,乌溜溜的大眼睛透着不谙人世的纯净。邻座刺青男在察觉女生独自一人后动手动脚,害怕的馥芬忍不住呼救,英雄从天而降。韩燕只轻轻捏住痞子的手腕,对方立马痛得脸色通红。

喜欢就在瞬间开始,十五岁从不惹家人怜爱的馥芬第一次体会到,温暖是个多么美好的东西。

情窦初开的少女呀四肢都渗着含情脉脉的不分离。本来有希望进入北京体育大学的韩燕因为家庭变故,一夜之间离开学校进入社会。

一向逆来顺受的馥芬竟没了踪影,校园里流传着最恶毒的言语。和韩燕私奔后的馥芬是幸福的,韩燕追随社会上的某个知名头目。头目看中韩燕的身手和习武人的忠诚,对他倒还不错。

馥芬和韩燕在城边儿上租了间房子,俩人恩恩爱爱的倒也相安无事。知足的馥芬只想着长大后给燕哥哥生一堆孩子。

那天窝在家里好久的馥芬提出要跟着一起去凑凑热闹见见市面。韩燕不忍拒绝,清纯美丽的女孩啊,真是惹人爱,韩燕和大哥出去后,另一帮派的刘云对馥芬言语轻薄,馥芬懂事倒也忍了,可渣子的定义往往是得寸进尺。当男人的手摸向馥芬的大腿时,馥芬尖叫着夺门而出。


惊如小鹿的女生从此再也不愿跟着韩燕出门。后来某一天,有女人给她打电话,让馥芬前去某酒店付韩燕的招妓费。

你可以想象一颗破碎的少女心吗?馥芬太小了,她还不明白混社会的人嘈杂不堪的生活规则,那是刀尖儿上舔血的日子,哪个能真正清洁高雅置身事外?当馥芬把三百块递给“小姐”后,她冲进房内摇醒熟睡中的心上人。当韩燕极度不耐地醒来时只是三言两语辩解,“小姐”是大哥硬塞给陪睡的,不过并没碰她,嫌脏。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直到馥芬被警察带走问话。

原因是韩燕和刘云在一家KTV争夺公主(坐台小姐),争斗中,韩燕捅了刘云。然后韩燕跑了刘云死了。馥芬忽然想起当日自己对韩燕哭诉刘云的龌龊时,韩燕抱紧她只说了句:“以后有机会,老子弄死他个杂碎!”混子捅死渣子不计其数,原本可以压下去,可偏偏刘云的叔叔是稽查局老一,韩燕成了全国通缉犯。

被爸爸领回家的馥芬,在不堪忍受妈妈的日夜谩骂,答应去T市一家知名职高念书。

男多女少的专业让本就楚楚的馥芬在人堆里愈加动人。可馥芬一心读书,年年拿全额奖学金,毕业那年原本打算工作的馥芬被爸爸念叨着考了本,后来馥芬被T市一家知名企业挑选中。就这样馥芬成了万千白领中的一枚。远离妈妈的日子多么幸福,耳根清静内心空明。

突然的疾病让原本郁郁寡欢的爸爸病倒,孟兰借此由头天天逼着馥芬回来,不然就是不孝、狠毒、狼心狗肺。馥芬病床前伺候两个月毫无怨言,只是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孟兰亲生的,哪怕做得再好,孟兰也永远吝啬得不肯给过片刻笑脸。

爸爸出院后,馥芬找到了新工作,此时26岁的馥芬已经成了孟兰眼里彻彻底底的老姑娘,日夜催问,连唬带骗地相了无数亲。可是都被馥芬四两拨千斤地挡了回去。

邻居王姨准备嫁女儿,馥芬被孟兰派去前去帮忙缝被,一群妇人家长里短的议论起眼下社会不太平。侯婶儿说起自家一个远方亲戚家的孩子在外面贩毒,一个团伙都被端了,光咱县里的老乡就四个,其中就有个叫韩燕的,以前还是全国武术锦标赛冠军呢。专心缝被的馥芬被针刺破手指也没察觉。

相隔多年不曾谋面,连你的名字也是道听途说。昨日种种恍若隔世,你我之间有生之年定不会再见!

当晚馥芬找出一张大头贴,里面的少年少女笑得好灿烂,和一枚钻戒。三年前,韩燕找寻到馥芬,俩人在T市同居了段时间,可当警察嗅着某团伙吸毒贩毒的踪迹找到馥芬时,韩燕再次消失,留下的只是床头一枚硕大的钻戒和肚子里两个月大的孩子。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