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离奇快递他向女友求助却被迷晕,之后发生的事让他彻底混乱

12

NEW Ba

1.摇晃的红酒杯

在这个冬天里,这可能会是陈欧文度过的最漫长的七天。

陈欧文在三天前接到一个快递,对于接到这个快递,陈欧文感到惊讶极了,当他从一身大棉袄、大棉裤、大口罩裹着成个大面包的快递员手中接到快递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收到这样的东西。

当他的手摸到快递袋的时候,他就知道那是什么了,他呆呆地看着快递袋好久,迟迟没签收,快递员催了他好几声,他才缓过神来。

“老兄,这个的确是邮给我的?你没发错地址?”

“你自己看啊,神经病啊。”快递员把包裹递给他就直接离开了,留陈欧文自己在原地紧张。

其实快递里的东西很简单,一条手链和一张纸,陈欧文一摸就知道是那条手链,因为它形状特别,而且是蓝色的,可是他没有想到还有一张纸,纸上写着:七天之后你必死无疑。

现在已经过了三天了,陈欧文还一点线索都没有,究竟是谁想要我死呢?陈欧文搞不懂,这时候他只好再去找凯斯了,他觉得只有凯斯能够分担他的痛苦,别人都不行,凯斯是他的女朋友。

陈欧文在他的女朋友家里已经呆了三天了,这三天每天他下了班就去女朋友那里。奇怪的是,他每次去到凯斯那里,都会觉得有人跟踪他,好像是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男人,他在第一次去凯斯家的时候,就跟凯斯说了、同时跟凯斯说的,当然还有那个恐吓纸。

陈欧文并没有告诉凯斯那个手链的事情,但是关于那个恐吓纸,凯斯也觉得奇怪,这个恐吓他的人做事很严谨,居然是用的黑色粗体三号字打印在一张A4纸上,纸上任何线索也没有,连一点手印指纹之类的东西都没留下。他也找过警察,想让警察保护他,可是警察以证据不足为理由,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对于警察来讲,这可能是一场恶作剧,而他又不敢把手链拿出来说明始末,所以只好跟凯斯一起干着急。

凯斯毕竟是个冷静的女人,他跟陈欧文说,一定有办法让他平安没事。

所以当陈欧文在凯斯家里坐立不安的时候,凯斯居然悠闲地拿出了一瓶红酒。

“都这时候了还喝酒?凯斯,你要知道,那个跟踪我的人,可能等不及七天就要我的命!”

“不会的,欧文,先陪我喝一杯吧。”

陈欧文对凯斯一向没有抵抗力,所以让他喝,他就喝了,可是他只是喝了一杯就感觉自己醉得厉害,头沉得很,然后就晕了,他晕了之前看到的最后一眼就是凯斯的笑和她手中摇晃的红酒杯。

2.危险升级

陈欧文再次醒了的时候天已经又亮了,像是过了一天,他睁开眼看到的并不是凯斯,而是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男人,而凯斯居然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被绳子绑着,这里陈欧文很熟悉,还是凯斯的家。

这时候穿着冲锋衣的男人正背对着他吃东西,陈欧文很害怕。怕惊动他,但是又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正好自己身上并没有绳子,可以活动自如,而且男人正好在吃饭,吃饭的时候人的警备会降低。

所以陈欧文突然一下子窜起来,勒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手中的碗筷掉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凯斯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大叫了一声。男人的力气好像一下子上来了,挣脱开了陈欧文并且把他制服在了地上。

“你想怎么样?”陈欧文大叫。

“老板,你别喊,我是你老婆派来的,我是个侦探!”冲锋衣男也对着陈欧文大声说。

陈欧文于是放弃了挣扎。

陈欧文是有老婆的。所以我才说凯斯是他的女朋友,其实女朋友也不恰当,说是情人比较好,名义上她是陈欧文的好朋友,可是他们早就超越了好朋友的范畴,其实就是陈欧文的情人。

“我是一个私家侦探,专门负责为陈太太调查关于您出轨的问题,见到您好久没从这个女人家里出来,所以趁出门来敲门,可是又不见有人答应,我擅自做主弄开了门,结果发现您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所以我弄了能让您苏醒的药给您注射,又埋伏把她制服了。”冲锋衣男说着,眼睛看着凯斯。

这个私家侦探假如真是老婆请来的,肯定惹不起,陈欧文知道,所以转移了一下注意力,问凯斯:“你把我弄晕干什么?”

“我弄了能让你睡五天的药,下在红酒里,不是合计过了五天你就不用担心了吗?我还不是为你好?你快让他把我松了啊!”凯斯说话的时候,冲锋衣男已经放开了陈欧文。

“这种谎话亏你想得出来!”陈欧文说:“说不定你是想趁我晕了杀了我呢。”

“我要想杀了你还不有的是机会啊?还用得着现在吗?”凯斯冲着陈欧文吼道。

陈欧文很生气,“我回家还不行吗!”,陈欧文说完,赶紧走出了凯斯的家,准备回家,冲锋衣男也跟着陈欧文出门,留着凯斯还被绑着,呆在家里。

陈欧文快步往家里走,最好有一辆出租车在附近,因为他觉得最大的危险可能不是来自凯斯,而是来自那个私家侦探,没有哪个私家侦探会有这么好的身手,更没有哪个私家侦探会把小三绑起来,他们应该为雇主收集证据。

3.回家的诱惑

就在冲锋衣男从怀里掏东西的时候,陈欧文赶紧上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的终点是家,可能现在只有家里才最安全。

到了家里,老婆还没有回家,陈欧文在家里翻箱倒柜,希望能够翻到老婆请私人侦探的一点点蛛丝马迹,假如那个人不是私家侦探,那就不好玩了。

可是陈欧文翻了一天也什么都没翻到,直到傍晚老婆下班了,他才放弃,靠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

陈欧文的老婆叫露西,露西看到陈欧文把家翻腾得乱七八糟的就冲他大喊大叫:“你有病啊,好几天不回家,回家了就翻箱倒柜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疯了啊!”

“你有没有……请私家侦探跟踪我?”陈欧文问得小心翼翼。

“我跟踪你干吗?跟踪你加班啊,到公司去看你把公司弄得一塌糊涂,还是跟踪你看看外面养没养女人?你外边有女人我又不是不知道,老娘懒得管你!”露西对着陈欧文大喊。

陈欧文知道露西这话并不是开玩笑,所以就把自己遭恐吓,在凯斯家里遇到冲锋衣男的事情全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露西,并且从怀里拿出了那条要命的蓝色手链。

露西看到这个蓝色手链,脸差点没变成蓝色,她立刻做了一个决定,陈欧文不要出门上班了,自己也不出家门了,一直到邮蓝色手链的人出现为止。

家里是最安全的地方,陈欧文磨了一杯咖啡,静静地躺在床上。这是第四天的晚上,他看到老婆把一个瓶子放在梳妆台的柜子里,他睡眼稀松,所以这都不重要,甚至他觉得无论是第几天,都不重要了。

陈欧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体有点乏力,大概是这两天又吓又跑的,他也没理会,白天的时候他和老婆一起去买了三四天的食物和水,准备这几天都不下楼了,免得出现什么问题。这时候已经是第五天了,陈欧文突然心里居然有了底,毕竟在家呆着总不会有什么危险发生的。

可是第六天早上,陈欧文觉得自己的身体更加虚弱了,他开始觉得不对劲,看着熟睡的老婆,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偷偷地下床,偷偷地到了老婆的梳妆台,在老婆的柜子里找东西,他想起了那天老婆偷偷摸摸放在柜子里的瓶子,他找到了那个瓶子,是一瓶香水,果然,这瓶香水的香味很奇特,他闻了出来,居然和他收到的恐吓字条上的气味一模一样。

4.香水加咖啡

第六天,当露西醒了的时候,居然看到陈欧文拿着一把水果刀,坐在床尾,露西一下子叫了起来,把身体蜷缩在了一起,靠在床头。

“欧文,你干嘛?”

“我干嘛?你问我干嘛?那你要干嘛?”陈欧文一只手从地上拿起那瓶香水,另外一只手拿着刀指着露西,“你看这是什么?这种香水的味道和我收到恐吓信的味道一样!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两天我和你吃的不一样,只有一个不一样,那就是咖啡,这是一种遇到咖啡就会产生毒性的香味药水,而不是香水,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说什么呢?我根本就没见过什么香水,这是我收快递收到的,我合计你给我买的呢。”

“收快递?我收到恐吓信、你收到香水,你当我傻啊?我还合计呢,手链的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难不成是小嫚的鬼魂回来报仇的?早就应该想到是你搞的鬼!那个私家侦探是你找来杀我的吧,贼女人,你想毒死我,没那么容易。”陈欧文想要起身用刀刺露西,可是他刚举起刀,就发现自己没什么力气了,刀居然也掉了地上。

露西趁着这机会想要赶紧逃跑,结果陈欧文抓住了露西的脚踝,露西害怕,用脚踢陈欧文的手,居然把陈欧文的手踢开了,陈欧文掉到了地上,拿起刀又要去刺露西,结果脚下一滑,居然摔倒了,刀刃就从自己的脖子上刺过去。

陈欧文死了。

露西大叫了一声,那一声或许她自己都想象不到有多大,当时她喊完就吓得晕了过去。

露西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露西看到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男人站在不远处,他走过来和露西握了手,说自己是个警察,自从陈欧文到警察局报案说自己被恐吓之后就一直在跟踪保护他,因为他怕恐吓的事情是真的,直到陈欧文回家。他才不继续跟踪,可是租住了陈欧文楼下的房子,他上午听到楼上有人磕到地板上的声音和女人的大叫,就觉得出事了,赶紧赶了过去,当他赶到时,露西晕了,陈欧文已经死了。

后来警察了解了一下情况,就把露西送回家了,这件恐吓案没有凶手出现,但是陈欧文却死了,本来事情就应该这样了结了,直到陈欧文死后的一周。

5.绽放的烟花

陈欧文死后一周的一个晚上,露西听到了外面有敲门的声音。

“送快递!”

露西开门的时候,发现还是那个快递员,这个快递员在陈欧文回家的那天白天到公司去递给了自己一瓶自己没买过的香水。

这个快递员没有递给露西任何的东西,而是反锁上了门,把自己的口罩,帽子,眼镜都摘掉,露出了一张被烧得变形的脸,可是依稀可辨,这是一个女人。

可是她的声音明明是男人,也就是说有一场大火烧毁了她的容貌,烧坏了她的声带。

女快递员没有给露西反应的时间,直接把露西按在了地上,说:“手链是我还给欧文的,香水和咖啡放在一起就会让人没有力气,我知道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有喝咖啡的习惯,我本来想让他误以为你下毒要害他而杀了你,你知道他的,什么人他都不爱,结果死的却是他,也很好,反正我不会忘记你们的,我没有死,你们没烧死我,现在,我们一起去找我们的老公!”

女快递员说完,直接引爆了在她身上藏着的黄药鞭炮和烟花,露西的家立刻像是一个绽放的礼花筒点亮了漆黑的夜……

在五年前的一个冬天,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起策划了一场凶杀案,男人和女人是情人关系,他们一同把男人的妻子骗到了乡下的鞭炮厂,点火把男人的妻子烧死,那个男人就是陈欧文,那个女人就是露西,男人的妻子叫做小嫚,就是故事里的女快递员。

回复